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吞噬星空之焱帝傳-第7部分

者可真是多啊!”看完混沌城主給他的資料,焱帝感嘆了一句。
“呵呵!這樣才有意思,我一定會名動宇宙海的。”焱帝大吼了一聲。
“該去傾峰界的外域水域了,那羽翼空間就在外域的某一山洞中,慢慢的找吧!”
傾峰界外域分為空域和水域。空域中早被強者探索光了,沒什么價值,所以外域一般都是指水域。
而這水域竟有幾億光年范圍,里面蘊含著無數的危機。特別是水域孕育出的生靈,水流靈。每一個水流靈在水域中都有著宇宙之主的威能,所以即使宇宙之主都不敢輕易惹怒這水流靈。
“唉!羽翼空間究竟在何方,我都找了三年了,都沒有找到。”焱帝抱怨到。
這水域實在是太大了,而且原著中又沒有說這山洞究竟在那。只是說離這山洞近了就可以感覺到波動,可焱帝用了三年也沒有感覺到絲毫波動。
三年來焱帝一無所獲,一件至寶也沒碰到。甚至三年來,連一個強者也沒看到過。
焱帝乘坐在金色的龍王殿中,龍王殿被焱帝縮小到了一千公里,遠遠看上去就如一條金色的神龍。
焱帝用冰封圓盤的冰封領域一點點試探這有沒有危險,一點點移動著,尋找著。而嗜血藤分身在研究著生命基因解析圖。
當然以焱帝現在的境界,也只能研究完美基因的層次。可三年來收獲也不大,只是讓嗜血藤分身的基因層次大到了八千倍。
研究完美基因層次的解析圖,對嗜血藤分身提高基因層次有著太大的幫助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達到基因完美的層次。
“唉!強者的生活總是孤獨、寂寞的,繼續找吧!”焱帝無奈道。
其實像三大絕地,本身就有上億光年。而傾峰界外域都有幾億光年。宇宙海和原始宇宙的所有宇宙之主和最強者加起來撐死也就萬名。就好比把一萬只螞蟻扔到地球,可以想象他們之間遇到的幾率有多小。
在宇宙海中闖蕩的強者,除非組隊,不然大多數時間都是獨自一人。燧石之主說的話雖然難聽,但事實上來自于絕地的危險才是最大的。
焱帝也是明白這一點,才準備了件龍王殿。頂級宮殿類至寶,是宇宙海冒險的基本條件。
焱帝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在水域中闖蕩著,那里有山洞。他都要上前探查一番,探查了無數的山洞,焱帝也得到了數件至寶。可惜最好的也就是高級,連件頂級的都沒有。
畢竟外域嗎!那有會有那么多的至寶。
“嗯!坐山客這老家伙?”焱帝正在沉思,沒想到這老家伙居然來消息了。
“老師,您有何事?”
“到宇宙海了嗎?”
“嗯,到了。徒兒正在傾峰界外域闖蕩。”
“哦!一切小心,注意安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但我不希望你找我。”
“知道了老師。”
“哦!真的開始重視我了嗎?”焱帝心道。
看來坐山客這老家伙是真的打算全力培養焱帝了,不然他根本就不會管焱帝的生死。
“已經百年了嗎?還是沒有一點消息啊!”
看著數千公里之外的嬉戲水流靈,幻化成各種模樣。時而翻越,時而打鬧,時而追逐。這一切讓焱帝煩躁的心都靜了下來。
“哦!哈哈哈!好!嗜血藤分身居然也達到了完美基因層次,這下我的實力又有所增長了。”焱帝一陣大笑道。
這些年焱帝一直研究生命基因解析圖,雖然沒有突破完美基因。但如今卻也使嗜血藤分身基因達到完美層次,神力又凝實了不少。
“哦!轉化率不錯啊!突破后神體居然只有平時的三分之二了,看來得一段時間恢復了。”
由于突破到完美基因層次,使得神力更加凝實,質量有所上升。但總量卻下降了,但以嗜血藤分身的吞噬天賦,要不了多久就會恢復的。
“唉!繼續找吧!”嗜血藤分身的突破也只是給焱帝帶來少許的喜悅而已,這本來就是意料之中的事。
焱帝又開始了他的找山洞大業。
第五章:下風
“哦!原來是這樣…不對…是這樣…嗯!因該如此…”只見焱帝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似乎在思考著極為一道難題。
“啊!哈!哈!我成功了,給我突破吧!”突然焱帝大笑道。
“基因重組!一萬三千倍基因。”
隨著焱帝的一聲大吼,終于突破了,基因突破了完美基因層次。三百年的研究、學習,加上自身的潛質和基因解析圖的幫助我,焱帝終于突破了。
雖然這次突破對焱帝的實力沒有太大的幫助,可意義就不同了。突破完美基因的束縛,就意味著焱帝隨時可以突破為宇宙最強者。
當然焱帝不會突破成為最強者,焱帝有著更大的野心。
“起碼要突破到九萬倍,達到無限神體。甚至…甚至那個境界。”焱帝喃喃自語,好像是對自己說,又似乎在發著誓言。
對于達到那個層次,焱帝是真的沒有信心。因為起源大陸無數輪回中都沒有傳聞有人達到,這讓焱帝也不是很有信心。
就在焱帝沉思的時候,離焱帝幾千光年之外的水域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唉!這水域又大又沒有什么好的至寶,真是太吝嗇了。但是作為實驗我的刀芯界的地方,到是不錯。”只見一個乘坐在一個銀白色宮殿里,背后被著一把弓的宇宙之主自言自語道。
如果有人在,以定就可以認出他是神眼族的強者,究箭之主。
話說這究箭之主也是一個比較特別的宇宙之主,走的居然是弓箭之道。弓箭之道可是遠程攻擊,絕對是放風箏的絕佳職業。
可有一件事讓究箭之主特別郁悶,那就是如果究箭之主遇到擁有巔峰領域類至寶的宇宙之主總是會被壓制住。
雖然弓箭之道威力大、射程遠,可攻擊速度慢這也是事實啊!一旦究箭之主被別人近身,那真的就杯具了。
而且自從聽到原始宇宙的妖族宇宙之主被人給活活打爆。聽說他就是因為被人家給束縛住,才殺死的,所以究箭之主這次下了大決心。
究箭之主用自己無數歲月來積累的至寶和在好友凈眼之主跟前借來的至寶。終于在族群兌換到了件巔峰領域類至寶,刀芯界。
有了刀芯界的究箭之主感覺自己牛叉了,雄起來,從此不怕被人克制了。所以得到刀芯界以后,究箭之主就來到水域開始熟練掌控自己的至寶。
究箭之主將刀芯界的威能籠罩在十光年左右,不求得到至寶,只求熟練掌控至寶。
“嗯!那是?龍王殿!”
究箭之主在水域一點一點的掃蕩著,突然發現了前面居然有一件宮殿類至寶在那停留著,而且還似乎是傳說中的龍王殿。
“龍王殿在這,想必他就是殺死狂獅之主的焱帝了。哼!既然碰上了你,就拿你試試我的刀芯界的威能吧!”究箭之主瘋狂的說道。
作為第一輪回時代的強者,個個都瘋狂無比。雖然焱帝殺死了狂獅之主,可究箭之主也就覺得焱帝只是四階的戰力。不足以讓他畏懼或者退卻。
“哼!傳聞焱帝的焱神戟極為珍貴,足以媲美巔峰極品至寶。而且班夫之主曾說過,焱帝有著至少巔峰級別的靈魂鎮守類至寶。這些可都極為珍貴啊!殺了他,一切都就是我的了。”究箭之主惡狠狠的說道。
正在為基因層次突破完美層次感到喜悅的焱帝,突然感覺到周圍的空間被人封鎖了。
“啊!是領域類至寶,是誰想對我下手?”焱帝大驚道。
冰封圓盤,冰封領域!強大的冰封領域散發了出去,可隨即有被彈了回來。
“不好,居然是巔峰領域類至寶。”
“哈哈!焱帝,我看你往那跑。”
瘋狂的究箭之主在封鎖了焱帝周圍的空間以后,直接就駕馭著自己的宮殿類至寶超焱帝的龍王殿撞了過去。
究箭之主的宮殿類至寶在究箭之主神力的催發下,化為一座千萬公里高的巨山。然后兇猛的朝焱帝撞了過去。強大的威能,使得整個水域似乎都在顫抖。
“哼!撞了過來?都是頂級宮殿類至寶,誰怕誰!”
焱帝雖然感覺到究箭之主瘋狂無比,可自己也不怕。燃燒神力,催發龍王殿,龍王殿化為一條千萬公里的金色神龍。然后在冰封領域的加持下,也向那座山狀了過去。
轟!
兩大頂級至寶相互猛烈的撞在一起,強大的威能,使得水域近萬億公里變的波濤洶涌,猶如末世來臨。
砰!砰!
焱帝的龍王殿所化的金色神龍被撞飛了數十億公里,而究箭之主的至寶所化的巨山竟然只撞飛出了數十萬公里。
一次碰撞,焱帝居然落了下峰。
“哈哈!刀芯界,不愧是巔峰領域類至寶,果然夠強大。”究箭之主大笑道。
有了刀芯界加持的巨山,威能比焱帝的金色神龍強太多了。
“呼!這究箭之主的至寶好可怕,竟然一次就將我撞飛了。”焱帝暗道。
焱帝飛出了龍王殿道:“究箭之主可敢出來一戰?”
焱帝也很無奈,如果躲在龍王殿中自然安全。但有刀芯界的束縛,使他變的極為被動。如果出了龍王殿,就會比較靈活,適合發揮。如果究箭之主在至寶中不出來,焱帝就可以躲過他的撞擊了。
“哼?出來就出來,我還怕你不成?”
第一輪回時代的強者果然行事瘋狂,究箭之主不顧優勢,直接就沖出了至寶。
雖然躲在至寶中難以攻擊到焱帝,可這樣絕對安全。要知道頂級宮殿類至寶,就連最強者也無法摧毀。可究箭之主二話不說,就出了至寶,和焱帝戰在一起。
“焱帝,接我一招,破天箭!”
只見究箭之主從背后取下他的巔峰至寶破天弓,手拉弓弓鉉,神力自動凝為青色箭支。
究箭之主走的是風時之道,所以出箭的速度奇快無比。
松手放箭,那青色的箭支猶如跨越了空間的限制,以數十萬倍的光速瞬間跨越了近百億公里的距離,來到了焱帝眼前。
咻!
面對究箭之主這超強的一招,焱帝沒有絲毫反擊的時間。唯有全力催動冰封圓盤和冰息鎧。
轟!
這一箭射在焱帝的身上發出巨大的響聲,似乎將焱帝要貫穿似的。
就在被射中的一瞬間,焱帝都感覺到全身被這支箭給震碎了,強大的威能將焱帝震飛出了幾十萬公里。
“呼!太可怕了。這一箭應該是究箭之主的最強攻擊了吧!本來就只有四階極限的威能,可在刀芯界的加持下,居然勉強達到了五階。即使我將冰息鎧的威能催發到第三層次,也損失了一些神體。”
“焱帝,怎么樣。威能還不錯吧!”
“哼!不錯?也就一般般,讓我的神體有所損失!”焱帝滿不在乎的說道。
可心里卻是慶幸極了,如果沒有冰息鎧這件偽至強至寶保護,那焱帝這次就真的危險了。
“什么?不可能?難道你的鎧甲是至強至寶?”究箭之主不相信的叫道。
“哼!沒什么不可能的。究箭之主,給我去死吧!”焱帝大喊一聲。
全力摧動冰封圓盤,冰封領域形成一個數十萬公里長的長矛向究箭之主射了過去。
咻!
“哼!就這點威能?看我的刀芯界,無盡刀域!”究箭之主輕蔑的說道。
只見究箭之主全力摧動刀芯界,無盡刀域化為一到長達百萬公里的刀氣向焱帝砍去。
強大的刀氣只是一下就砍碎了冰封領域所化的長矛,繼續向焱帝殺來。
“啊!!!極炎絕殺!”焱帝大吼一聲。
拿起手中的焱神戟,一瞬間,焱神戟化為一個長達千萬公里的巨大紅色戰戟。
只見焱神戟通體變的通紅,然后赤紅色的能量聚集在焱神戟的戟尖,最后形成一個直徑八十萬公里的圓球。
焱帝揮動焱神戟,那巨大的圓球就想著那恐怖的刀氣撞了過去。
轟!轟!轟!
數秒之后,恐怖的爆炸聲終于停止了,可焱帝居然落了下風。(小飛累奔了,終于可以上傳節章了)
第六章:無奈退走
“該死!這刀芯界對我的壓制太大了。”焱帝大罵道。
沒辦法,巔峰層次的刀芯界就是壓了頂級層次的冰封原盤一頭。
“哈哈哈!焱帝這下知道厲害了吧!”究箭之主瘋狂的大笑道。
只見究箭之主再一次開弓拉鉉,破天神弓在一次被究箭之主拉成滿月。神力自動凝為一支金色的箭支。
“去吧!我的最快攻擊,流星一箭!”
咻!
流星一箭以接近百萬倍的光速向炎帝射來,如果說破天一箭是威力的話,那流星一箭就是速度。
“啊!冰息鎧,給我防住!”
要知道,防御是沒有秘法的。靠的就是強橫的神體、堅固的鎧甲、以及兵器的格擋。
轟!
只是一個剎那,留星一箭就射中了焱帝。速度帶來的巨大沖擊力,直接就將焱帝帶飛了幾十萬公里。
“咳!咳!好強,這一箭速度太快了。經過焱神戟的格擋,冰息鎧的防御,還是完全沒能防住!”焱帝咳嗽道。
“好!好!好!究箭之主,你的攻擊完了,這下輪到我了吧!”焱帝怒吼道。
“吼!!!”
忽然一聲大吼從無盡水域的上方傳來,只見嗜血藤分身憑空出現在焱帝的旁邊。那的龐大身體,散發著駭人的氣息。
“冰封宇宙!!!”
“冰封宇宙!!!”
只見嗜血藤分身使出了焱帝的天賦秘法,并且全力驅動冰封圓盤。
嗡!
由嗜血藤分身全力使出的冰封宇宙,如同一個雞蛋殼一樣將究箭之主壓制在里面。經過冰封圓盤的加持,此時冰封宇宙的威能已經勉強達到五階了。
“究箭之主,這次我看你怎么應付?”
沒辦法,論戰力焱帝不下于究箭之主。可究箭之主走的是遠攻路線,而焱帝則是近戰路線,剛好被克制。如果不先壓制住究箭之主,以焱帝的攻擊速度和究箭之主的距離,既有可能被究箭之主躲過去。
可先把究箭之主用冰封宇宙壓制住就不同了,他現在就是活靶子。
“極炎絕殺!究箭之主,化為本帝稱霸宇宙海的第一個踏腳石吧!”焱帝怒吼道。
只見焱帝神體全開,那高達百萬公里的神體,穿著潔白如雪的冰息鎧,頭生一個數萬公里的紅色獨角。焱神戟此時以化為百萬公里長,五萬公里粗,被焱帝握在手里。
恐怖的神力聚集在戟尖,成為一個直徑百萬公里的園球。周圍散發著絲絲混沌氣流,這正是最強秘法的象征。
揮戟,火紅色的圓球向究箭之主飛去。火紅色的圓球在途中不停的變大,最后直徑更是達到千萬公里,向究箭之主籠罩了過去。
轟!!!
猶如原子彈爆炸一樣,火紅色的圓球也爆炸了。神力沖起的混沌氣流向四面涌去,無盡的水域在一次沸騰了,猶如末世降臨。
轟!!!
二次爆炸又想起了,焱帝居然又用起了自殘的打法,自爆了冰封宇宙,兩次爆炸相隔不到十萬分之一妙。對于這個克制自己的敵人,焱帝也瘋狂了。
足足有數十秒,那里的混沌氣流才散去。究箭之主單膝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呼!呼!這個…這個焱帝攻擊好可怕,兩次攻擊的疊加,足以勉強達到五階了。比我在刀芯界加持的情況下,攻擊還勝一絲。”究箭之主驚恐的說道。
“還好!還好!在最后我脫離了焱帝的壓制,沒有在爆炸中心,可即使是余波居然也讓我的神體損失了百分之一。如果是在攻擊范圍中心,今天不死脫層皮了。”
就算冰封宇宙有冰封圓盤的加持,也難以壓制究箭之主。在最后的關頭,究箭之主居然用刀芯界擺脫了焱帝的壓制,逃離開了。
“哈哈哈!究箭之主,本帝的攻擊如何?”
看著如同死狗一樣喘氣的究箭之主,焱帝大笑道。語氣中充滿了戲虐。
看著囂張的焱帝,這讓究箭之主如何能吞的下這口氣,當即就大怒道:
“焱帝!你莫要猖狂,剛才只是我一時大意而已,現在我會全力對付你。”
“哦!是嗎?既然如此那就在來吧!”焱帝毫不弱于人,當即就在次動手。
冰封宇宙!
冰封領域!
壓制!
只見嗜血藤分身在一次用起最強天賦秘法和全力摧動至寶,向究箭之主籠罩而去。而焱帝本身又是在一次準備新一輪的攻擊。
“哼!又是這一招!這一招已經對我沒用了。”只見究箭之主輕蔑的說道。
“最強身法!靈風步!”
咻!咻!咻!
只見究箭之主發動了靈風步,轉眼就出現在了千億公里之外,焱帝的壓制居然失敗了。
“可惡!”焱帝停下攻擊怒吼道。距離太遠焱帝根本就沒絲毫把握攻擊到究箭之主,這就是走近戰之道的缺陷。
這就是強者的底蘊,三個輪回的積累。作為第一輪回時代的強者,盡管沒有創出最強融合秘法,可最強秘法不止一套。而且身為走弓箭之道的強者,又怎么不會身法呢?
“哼!小家伙,這次我可不會大意了。”究箭之主冷哼一聲道。
“急速一箭!”
咻!又是另外一套最強秘法,射向了焱帝。如果說破天一箭是威力,流星一箭則是速度,那么急速一箭就是遠程攻擊,最適合依靠身法放風箏了。
轟!
毫無意外,不擅長步法的焱帝再次被射中。
“可惡!究箭之主,步法只是靈活,可增加不了速度,我會追上你的。”焱帝怒吼道。
畢竟作為宇宙之主,都是速度一樣,無法突破極限速度的限制。
“哦!是嗎?”
只見化為一道流光沖向究箭之主的焱帝,居然被究箭之主用刀芯界壓制住了,難以前進。
“啊!可惡!冰封宇宙!冰封圓盤!給我破!”
只見在嗜血藤分身全力幫助下,焱帝努力的抵抗著刀芯界的壓制,想靠近究箭之主。
“哼!想靠近我?做夢?”只見究箭之主冷哼一聲。
咻!
究箭之主一個瞬移,又是與焱帝拉開了距離。
開弓拉鉉,弓拉滿月。神力自凝為箭,急速一箭再一次射向了焱帝。
碰!
焱帝直接就被射飛出了幾十萬公里。
“可惡!究箭之主這老家伙太難對付了,完全死死的克制我,我無法有效的攻擊他,而他卻可以攻擊到我,現在我該怎么辦了?”一下子焱帝也陷入了被動。
“哈哈!小家伙知道厲害了吧!”究箭之主大笑道,手上卻絲毫不軟。
拉弓,滿月。又是急速一箭射向焱帝,看來究箭之主是打算磨死焱帝了。
“哼!打不過,我跑還不行嗎?只不過今日之恥,他日我必以你血洗之。”
只見焱帝居然步顧究箭之主的攻擊,轉身就跑。沒辦法了,焱帝自然只能先逃了。
“嗯!想逃?休想!”
只見究箭之主大叫一聲,全力驅動刀芯界向焱帝籠罩而去。
“哼!就算巔峰領域類至寶離這么遠也想壓制我?可笑?”
由于究箭之主離焱帝太遠,刀芯界的威能自然減了不少。焱帝沒費多少力氣,就擺脫了究箭之主的壓制,逃跑了。
“哼!居然逃跑了,焱帝之名也不過如此嗎?”究箭之主冷聲道。
似乎焱帝非常的弱,被他輕易幾下就打跑了。
“雖然沒有殺死焱帝,但卻收集到了他的有關信息,還是上報給族群吧!”
很快,神眼族以及與神眼族交好的族群,甚至宇宙海都知道焱帝的基本消息,但是他們卻不知道究箭之主擁有巔峰領域類至寶。
“哦!焱帝居然抗不住究箭之主,看來不過如此,不足為慮!”骸族的加夜之主道,加夜之主一位勉強達到五階的強者。
“一般!一般!居然讓究箭之主這種程度打敗,焱帝之名有些過了。”紅盟的異族宇宙之主落井下石道。
“哼!”神眼族的五渾之主冷哼一聲,完全對焱帝不在意。
五渾之主為人極為高傲,就連五階的星河之主都看不起,何況焱帝呢!
“哦!焱帝?小家伙?還行吧!”東帝圣地的五階頂尖青杉之主隨意的評價道。
“人類?戰力勉強四階?被究箭之主打敗?小家伙?不足為慮!”紫月圣地的某一位六階宇宙之主輕蔑的說道。
總之在宇宙海中都知道了焱帝這位新人,大家評論不一。但大家大多認為焱帝最多也就勉強達到四階,算是一個不錯的新人,但還不足以算得上真正的強者。對焱帝的態度就是不怎么在意,最多也就知道有焱帝這么一個人。
可除了神眼族和少數的人知道究箭之主巔峰領域類至寶以外,都不知道。擁有巔峰至寶的究箭之主的實力增長了不知幾何?
第七章:悟水
不管宇宙海的諸強者怎么議論,而焱帝此時卻在龍王殿中反思著這一戰的經過。
“首先,我開始的時候有些大意了。居然讓究箭之主和我拉開如此遠的距離,導致后來無法對究箭之主進行有效攻擊。”
焱帝是走近戰路線的,一但和別人距離太遠就吃虧了。
“其次,我太相信族群給我的信息了,居然沒想到究箭之主已經擁有了巔峰領域類至寶刀芯界。”
其實焱帝根據原著是知道究箭之主有巔峰領域類至寶的,可族群給他的信息卻是沒有。這讓焱帝以為究箭之主還沒有獲得刀芯界,一開始就有些大意了。
畢竟如果同為頂級層次的領域類至寶,焱帝還是可以壓制住的。
“還有就是我的手段太過于單一了。”
作為新晉的強者,焱帝的手段確實過于單一了。最強秘法也只有極炎絕殺和冰封宇宙。一是近攻,二是壓制。本來如此配合也非常好了,可遇到了克制自己的敵人,在被敵人壓制,就杯具了。
說真的,和究箭之主一戰焱帝確實和憋屈。純粹被究箭之主放了風箏。
當然有著嗜血藤分身這種超大神體做后盾,還冰息鎧的保護。焱帝敢和任何沒有至強至寶的宇宙之主對轟,足以耗死大多數人。這也是焱神族的優勢,神體的突出。
可碰上究箭之主太憋屈了。自己無法攻擊到人家,而人家卻可以慢慢耗死焱帝。這也使得焱帝無奈退走,當然究箭之主也無法重傷焱帝。
“唉!還是缺少強大的至寶啊!如果我擁有巔峰領域類至寶,壓制住究箭之主,在和他近身戰…”焱帝不由嘆氣道。
如果焱帝能和究箭之主拉近距離,以焱帝的攻擊力和強大的神體,絕對可以耗死究箭之主。
“羽翼?金色國度?”焱帝突然想起了羅峰的羽翼至寶,金色國度。
要知道,羽翼至寶可是永恒真神級別的機械流寶物啊!共分為六對,有三對是在紫月圣地。一對在混沌城主手里,一對在天旸尊者手里。還有最強的一對,也就是在焱帝正在找的羽翼空間里面。
本來焱帝是沒有打過羽翼至寶的注意的,畢竟羽翼至寶關系太大,尤其是最后一對,甚至是至高規則留給原始宇宙的一絲生機。
可如今不同了,焱帝發現他把宇宙海想的有些簡單了。但也對,焱帝對宇宙海的了解更多的來源于前世的記憶。
前世的記憶是沒有錯,可別忘了,前世對宇宙海甚至整個吞噬世界。都是以上帝視角也就是主角視角看待的。
要知道主角是有著不死定律的,主角都是有大氣運加身。往往都能化險為夷,甚至化禍為福。可焱帝他不是吞噬世界的主角啊!
縱觀全文,羅峰初入宇宙海,實力雖然很一般。可擁有星辰塔的羅峰簡直就是擁有了不破堡壘,神王兵誰能撼動其分毫?
在加上金色國度僅次于至強至寶的威能,還有那特殊的掌控時空的威能。即使羅峰本身的戰力弱小,可也在宇宙舟將五渾之主和究箭之主拉入絕地,紛紛隕落。
強大的主角氣運展現無疑,在進入宇宙海前期。如此兩大優勢,即使最強者又能奈何?
可焱帝不同,他沒有強大到沒邊的星辰塔,也沒有羽翼至寶。他能靠的就是用自己的雙手去戰斗,去證明自己。
“本來是打算先找到羽翼空間,然后想辦法搞到一件宮殿類至強至寶。最后取的桀梵子的傳承信物,在然后取的桀梵子的傳承。但如今看來,情況得變上一下了。”焱帝心道。
整個水域足有幾億光年之大,想找到羽翼空間何其之難。但如果有了羽翼至寶,靠羽翼至寶之間的相互吸引到是容易多了。
“唉!即使找到羽翼空間,沒有宮殿類至強至寶也無法進入啊!”焱帝嘆了口氣想道。
實在是羽翼空間中的攻擊太**了,就連巔峰領域類至寶也可以撕碎。
說干就干,焱帝也不拖拉。既然上天沒有給我至寶,那我就去爭取吧!
紫月圣地的那三對基本沒希望,最后一對更別提了。就算是知道羽翼空間在哪,焱帝也進不去。最有希望得到的就是混沌城主的那一對和天旸尊者的那一對。
焱帝留在焱神秘境的神力分身,分出一絲意識沉入了虛擬宇宙。焱帝一下子就出現在了雷霆山頂端的焱神殿中。
打開查詢功能,當然焱帝在紅盟的權限基本就比混沌城主和巨斧創造者差一點外,就算是最高的了。
輸入機械族宇宙尊者、天旸尊者…
“嗯!沒有?在來!”
……
“沒有?怎么會沒有呢?不科學啊!”焱帝大叫道。
焱帝真的郁悶了,天旸尊者是機械族的宇宙霸主,應該活了很久了。可焱帝居然在虛擬宇宙沒有察到任何關于天旸尊者的信息。
“難道!現在天旸尊者還沒有出生?”
焱帝覺得有這個可能,畢竟他是穿越到了吞噬劇情的前面。可具體到底早了多少,焱帝也無法確定。但焱帝估計不下于十億紀元。
畢竟吞噬世界里的時間概念太可怕了、太模糊了。原著中又沒有提到懼體的時間作為參考。
“看來天旸尊者那一對是沒有希望了,只能先搞到混沌城主的那一塊。”
這羽翼至寶有一大好處,就是有了另一對,就可以感應到別的羽翼。
“可該如何向混沌城主開口了。”這一子,焱帝也為難了。
焱帝總不能直接向混沌城主要吧!畢竟羽翼作為混沌城主的私有物,焱帝也沒辦法向混沌城主提出這樣的要求。
而且焱帝開口向混沌城主要羽翼至寶,那怎么解釋焱帝他知道混沌城主有羽翼至寶呢?而且混沌城主也不一定現在就得到了羽翼至寶。
“唉!這可怎么開口了?看來還得想想辦法,等待時機了。”嘆了口氣,焱帝無奈想到。
“如今在戰斗中我的至寶和龐大的神體足以讓我立于不敗之地,可決定勝負的往往有太多的因素了。”
確實如此,如果在一個公平的環境下。焱帝的優勢很大,畢竟冰息鎧和嗜血藤分身那真的是讓焱帝血厚、防高。
可在宇宙海中就不同了,一些絕地足以使頂級宮殿類至寶損壞,甚至連巔峰級別的宮殿類至寶也會被損壞。這種情況下,即使在大的神體也沒什么用。
現在焱帝差的就是在絕地保命的至寶,龍王殿終究差了些。冰封圓盤也有些落伍了。所以焱帝才開始打羽翼至寶的注意。
如果焱帝擁有羽翼至寶,那和究箭之主的一戰,絕對不會像這次無奈退走。金色國度配合冰封圓盤,還有冰封宇宙,足以將究箭之主死死壓制住。
“唉!不想了!不想了!這些至寶雖好,可也不是我的。還不如多感悟一下水系法則吧!雖說走水火之道,可我居然連水系法則的秘法都沒創出,真是的!”焱帝搖搖頭道。
穿越前,水系異能王的境界使得焱帝對水系法則的感悟天賦也極高。非常的適合走水火之道,奈何以前沒有時間,荒廢了水系法則。如今焱帝在這無盡的水域闖蕩,真好是感悟水系法則的大好時間和地點。
就這樣,焱帝乘坐著龍王殿。漫無目的的游蕩著,尋找著羽翼空間的下落。焱帝為了羽翼空間,當真是見了山洞就進,都快成洞岤人了。
嗜血藤分身還是在全力研究神體路線,雖然突破了完美基因的束縛,可離九萬倍還遠的很。
而焱帝本尊一邊感悟水系法則,一邊尋找羽翼空間。
這一日焱帝看著這無盡的水域,忽然有所悟了。
“水至善至柔!水利萬物而不爭!”
“水能載舟,易能覆舟!”
“水變化無常,時而平靜,時而波濤洶涌!”
“水散可為氣,凝可為冰!”
“水…”
看著這無盡的水域,焱帝想起了前世那些對水的闡述。不管是至理或者是俗語又或是科學道理。
似乎都對焱帝有所幫助,焱帝就這樣慢慢的觀看水域。不停的加深對水的感悟,印證著水系法則。
如此,不知不覺中無數歲月已過。
(這幾天進個作家專區就讓小飛淚奔了!)
第八章:至寶出世
“水無形無相,無喜無怒!隨意而為,動中有靜,靜中孕動!”焱帝嘴里喃喃自語道。
只見焱帝本尊飛出龍王殿,閉著眼睛。百萬公里的神體,潔白如玉的戰甲,手握焱神戟,焱帝站在那里猶如沖天的戰神。
焱帝將焱神戟橫在胸前,靜靜的站在那里。全身散發著祥和、寧靜的氣息。
突然,焱帝身后出現了無盡的水浪,這些水浪平靜如鏡,猶如處子。等到這些水會聚成為一個直徑超過千萬公里的水域時,焱帝突然睜開了眼睛。
揮戟,一個簡單的動作。可身后的水域猶如洪水爆發、山蹦海嘯般向前咆哮而去。籠?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