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吞噬星空之焱帝傳-第27部分

次你小子可是厲害啊!我們爆了這嗜魔蛛,可是有大收獲!”
“哦!大收獲!什么大收獲!”焱帝也很好奇,嗜魔蛛究傳承?秘術?雖然焱帝知道嗜魔蛛是爆了一個傳承晶石,可是到底是傳承指引還是神奇秘術,焱帝就不知道了。
突然巨斧話鋒一轉,道:“這次我外出狩獵,爆了三件巔峰極品至寶,還有一創出最強融合秘法的傳承,你看給咱們人族中的誰?”
“哎呀!這還用問我?當然是給青東之主了,不然人族的五大勢力就嚴重失衡了,而且混沌的奇物也得給青東!好了,你快點告訴究竟爆了什么東西吧!”焱帝心中也有些好奇的說道。
巨斧這次得到的傳承只能給青東之主,要不然人族的五大勢力就真的失衡了。虛擬一脈和巨斧斗武場就不用說了,那本來實力就遠高其他一脈。而宇宙傭兵聯盟和宇宙星河銀行的創始人的荒鑒之主和彭工之主,實力都達到了七階,反而身為宇宙第一銀行創始人的青東之主才實力五階。這樣宇宙第一銀行已經處于嚴重劣勢了,所以賜給青東之主寶物和傳承來增強實力是必要的。
巨斧看著有些著急的焱帝,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焱帝,你現在實力可是咱們人族的第一了!人族的大事情自然要經過你的點頭,要不然成何體統?”
“好了巨斧,你就別說這些沒用的事了,難道你還指望我來管理族人們?再說我的實力也沒我你強啊!你還是快點告訴我這嗜魔蛛到底爆了什么東西?”焱帝有些不耐煩了,巨斧這家伙絕對是故意的!
“好吧!給你了,你自己看吧!可千萬別吃驚!”巨斧將傳承晶石給了焱帝,特別叮囑道。
“哦!”焱帝將傳承晶石拿在手里,心中不由想到“難道吳國還有什么傳承或者秘術可以讓我吃驚的?”
焱帝將傳承晶石拿在手中,認主后得到一個信息。這是一個傳承秘術,名為‘三頭六臂’!(未完待續)
第三十五章 真正的陵墓
秘術三頭六臂確切的說是一合擊秘術,而且只是真神和宇宙之主修煉層次的,大概和神眼族的永恒真神差不多吧!但是三頭六臂是三個人的合擊秘術,不多不少,三個人同時才能使出三頭六臂。當然這顆傳晶石沒有修煉數量限制,大家只要達到宇宙之主,并且三人同時修煉,就可以修煉成功。
“切!”焱帝心中有些不屑,這玩意無盡一脈的傳承中一抓一大把,屬于那種外圍傳承。但是這個傳承人族現在確實極為需要,他一時半會無法突破成為最強者,就無法外傳無盡一脈的傳承,所以這個傳承來的還是很急時的。
雖然焱帝心中不怎么在意,也沒有什么驚喜感,但是為了滿足巨斧這家伙的惡趣味一下,焱帝只好裝作很驚訝,口中大叫:“天吶!這他螞的是要發了!天賜我人族啊!有了這秘術我們人族稱霸原始宇宙不在是夢想了!”
巨斧看著焱帝如此驚訝,反而覺得很正常。畢竟在宇宙海中,如此珍貴的傳承秘術太罕見了,足以成為一鎮族秘術了。“是啊!有了這個秘術,距離復興我們人族就不遠了,不久我們就可以復興原祖在時的強盛了!”
“嗯!對!我們人族是最強的!”其實焱帝總是感覺巨斧和混沌城主他們太過于崇拜原了,原的實力不容置疑,可是現在的人族和以前不一樣了。現在的人族已經是兵強馬壯,巨斧和焱帝二人的實力就可以殺的宇宙海禁聲。更何況焱帝本體的實力遠超原。
“嗯!那么焱帝,我們接下來怎么辦?是進入這道關卡?還是繼續狩獵?或者是直接離開陵墓?”巨斧問道。
“進入這道關卡吧!我們在陵墓中待的時間不足一百紀元了,還是看看這第三道關卡后面有什么機緣吧!”距離進入陵墓中已經快一萬紀元了,只剩下不到一百紀元,焱帝決定用著一百紀元好好探索一下真正的陵墓。
而焱帝他們如果在一萬紀元內沒有出去。那么陵墓之舟就會掙脫焱帝的壓制,自行離去。到那時焱帝他們永遠也就無法出去了。
“好!那我們就進入到這個關卡吧!”巨斧也是點頭答應。他們經過那么久的努力和廝殺,對于后面是什么他也很期待。
“嗯!你們都進入陵墓之舟吧!”
焱帝、巨斧、游蝶花皇。三人都進入了陵墓之舟,而焱帝則駕駛著陵墓之舟緩緩的進入了這第三道關卡。“這石門后面究竟是什么呢?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焱帝、巨斧、游蝶花皇。三位強者懷著激動、不安、渴望等各種復雜的心情進入了第三道關卡的石門!
轟!
焱帝他們突然感覺天旋地轉,時空移轉。他們似乎被傳送到了極為遙遠的地方。即使他們身為宇宙之主甚至宇宙最強者,也無法形容那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這里是?”
焱帝疑惑的看了四周一眼,他感覺陵墓之舟似乎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給轉移到了一個未知的地方。而焱帝從陵墓之舟探去,外面離他們近百光年外到處是巨大的黑色墓碑,每一個墓碑都高達上億公里。“難道這里就是真正的陵墓?嗯!不對!這是…”
在陵墓之舟內,巨斧和游蝶花皇好奇的看著外面的一切。而焱帝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波動。焱帝細細的感悟著,他發現這絲波動極為細小,可是有一股熟悉的感覺。
“這是…這是…”焱帝感覺到和波動極為親切的感覺,可就是無法說出來。“究竟是什么東西呢?我怎么就是無法說清呢?”
游蝶花皇看著行為有些怪異的焱帝,就問道:“焱帝哥哥你怎么了?”
說著還用手在焱帝的眼前晃了晃。
“哦!沒什么事,我們前進吧!”焱帝并沒有說什么,也許只是他感覺錯了吧!
“哦!”游蝶花皇看見焱帝不想多說,也就沒有在追問。而巨斧這家伙還在興致勃勃的看著外邊,根本就沒在意焱帝的異樣。
咻!
陵墓之舟快速的往那些巨大的墓碑那里飛去,而焱帝和巨斧他們摧動領域類至寶。隨時探查著周圍的動靜!
轟!
當陵墓之舟向前前進不到一光年的時候,焱帝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意志向他們沖擊而來。“啊!居然是意志沖擊!”
焱帝也有些意外,這陵墓中居然有意志沖擊。而且這意志沖擊的強度還不小,起碼達到了宇宙之主的層次。
巨斧和游蝶花皇也感覺到了這股意志沖擊,但是他們卻沒有在意,因為宇宙海中可以散發意志沖擊的地方太多了。而且這股意志沖擊并沒有對他們造成什么影響,自然就沒有在意。
“不知道意志沖擊會不會加大呢?”焱帝心中有些沉重了,一旦這意志沖擊加大,以這個化身剛達到虛空真神級別的意志,并沒有什么太大優勢。
事實也證明了焱帝的猜想,隨著他們的前進。意志沖擊在慢慢的變大。
“呼!呼!呼!焱帝哥哥我好難受啊!我快撐不住了!”陵墓之舟內游蝶花皇滿頭大汗,氣喘吁吁的說道。雖然巨斧的意志比游蝶花皇強些。可是他也在全力抵抗那無處不在的意志沖擊。
“可惡!”焱帝也感覺有些蛋疼,這里離那些墓碑還有十光年左右。可是意志沖擊就達到了最強者中級的層次,游蝶花皇和巨斧已經快撐不住了。
“游蝶、巨斧,你們二人都躲在宮殿類至寶里面,退到后面吧!我一個人前去探查!”焱帝無奈也只能讓巨斧和游蝶花皇退走。
“可是…好!我先退回去吧!”本來巨斧還想說什么,可是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在意志方面很擅長,所以就沒有多說什么。
“那…那焱帝哥哥你要小心哦!”游蝶花皇有些不甘的說道。其實游蝶花皇還是在意志方面還是很擅長的,只有宇宙之主的境界,意志就比巨斧差不了多少。可是在陵墓中依然起不了太大作用。
“嗯!你們二人一切要小心!”焱帝叮囑了一聲。
咻!
巨斧和游蝶花皇出了陵墓之舟,各自駕駛自己的宮殿類至寶往回開始飛走,而焱帝依然駕駛著陵墓之舟前進。
“那股感覺究竟是什么呢?開始越來越明顯了!”隨著焱帝王石碑的靠近,散發過來的意志沖擊也在不斷的加大,而那種說不明到不清的奇異感覺越來越明顯了。
焱帝看著前面不遠的陵墓之舟,心中暗暗道:“只剩下五光年的距離了嗎?可是意志沖擊已經達到最強者高級了,而且那股莫名的召喚越來越清楚了。”
“也不知道焱帝哥哥怎么樣了?”退出意志沖擊范圍的游蝶花皇擔憂的看著遠處的陵墓之舟,因為游蝶花皇知道,焱帝正在努力抵抗意志沖擊,所以也就沒敢聯系焱帝。
“唉!!!”
而一旁的巨斧則看著遠處的焱帝,暗中嘆了口氣,心中卻是思緒萬千。想他巨斧也是精彩艷艷,雖然一直低調行事,可是秘法造詣境界卻是極高,只是沒有適合他的至寶而已。說實話巨斧也覺得要不是因為原祖的原因,原始宇宙一直打壓他,他的實力可能比現在還強。可是這次進入陵墓后,巨斧雖然實力大增,卻是連連失利。對付三頭地獄犬只有焱帝一人面對,而這次他有幫不上任何忙。
“唉!不想了,焱帝的優秀和強大也是我人族之福,我何必想那么多了?”巨斧暗自搖了搖頭,不在去想那些。
其實這也很正常,巨斧本來就是人族現在的引領著,突然他在某些重要方面比不上一個宇宙之主。一個宇宙之主可以做到的事,他卻做不到。內心自然就落差大了,有些郁悶是很正常的。
這一邊巨斧和游蝶花皇心思各異,和焱帝這邊卻也是進展順利。陵墓之舟一點點靠近那些石碑,而意志沖擊也在隨著距離的拉近,變的越來越大了。
“呼!距離石碑只剩下一光年了,意志沖擊也達到了最強者頂級了吧!”焱帝看著那些黑色的石碑,心中暗暗道。“嗯!石碑上有秘紋?字?”
突然焱帝大笑那些黑色的石碑上刻有秘紋或者文字之類的東西。
“加快速度!看看這石碑上究竟記載了什么!”焱帝也有些好奇,這些石碑上究竟記載的是什么?要知道焱帝可是無盡一脈的王級傳承者,可是對于陵墓也是一知半解。焱帝也搞不清楚是原始宇宙的原因,還是其他原因,總之無盡一脈的傳承關于陵墓的信息很少。
轟!
焱帝終于來到了第一道石碑的前面,而這里的意志沖擊赫然達到了最強者極限。
“這寫的是什么啊!我居然都不認識!”焱帝有些傻眼了,這上面的文字他一個也不認識,而且這寫字的人也沒有留什么精神意念,焱帝自然無法讀懂這些文字了。(未完待續)
第三十六章 老根!
“嗯!等等!不對!”焱帝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就連宇宙之主寫字都會留下自己的精神意念,難道這位在石碑上寫字的強者留不下精神意念?“也許有其他什么原因吧!”
焱帝想不明白就索性不想了,直接飛出陵墓之舟開始研究起來這個石碑。“烙印上自己的生命印記試試!”
焱帝將自己的手放在石碑上,結果當然是毫無反應了。“奇怪!傳承中說這真正的陵墓中有大機緣,可是大機緣在那?”
焱帝也有些郁悶了,這無盡一脈的傳承根本就沒有講清楚或者是講了因為原始宇宙的原因無法看清楚,反正焱帝對于陵墓中一些重要的地方都不清楚。就比如說著里吧!傳承中提到到達真正的陵墓可以得到大機緣,可是大機緣在那?是什么大機緣?怎么得到大機緣?焱帝一點也不知道!
“好吧!”焱帝無奈了,他放棄了認主石碑的想法,向前慢慢走去。
“也許那奇特的感覺就是對我的指引吧!”焱帝想了半天,也只能想到自從他進入陵墓以后,那種總是在召喚他的奇特感覺。“向前走吧!也許前面有線索!”
焱帝向著離他的第二個石碑走去,也許前面就有線索,誰知道呢?可是焱帝不得不正視一個問題,那就是意志沖擊越來越大了,也許他走不了多遠,這個化身就撐不住了。
焱帝走了沒有多久,就來到了第二個石碑的前面。那高達上億公里的石碑,散發著平和的氣息,上面寫滿了焱帝不認識的字。還是和前面的那個一樣,依然什么消息也沒有得到。
“唉!!!”
焱帝嘆了口氣,看著這石碑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去。焱帝現在感覺到做文盲的苦逼了,身為宇宙之主的他居然也會有不認識字的一天?
其實這也不能怪焱帝,不要說起源大陸這么大文字與宇宙海不同。就是一個小小的生命星球也會有數千種文字和語言。而宇宙海族群無數,那就更不用說了。可是一是宇宙海有通用文字和語言。二是達到他們這種程度,完全依靠精神波動就可以交流。可是這次焱帝卻碰到了不識字的情況。
無盡一脈的傳承無數,可是關于起源大陸的文字和語言焱帝卻是沒有找到絲毫。焱帝也知道這極有可能是原始宇宙搞得鬼,并且無盡一脈傳承是直接烙印在大腦中的,所以焱帝也沒有在意這事。可誰知道今天會遇上這么郁悶的事呢?
焱帝在次無奈的向著第三個石碑走去。心中卻是暗暗期待道:“也許下一個石碑可以讓我有什么意外的收獲吧!”
“嗯!真的有意外!這是…”焱帝有些興奮的站在第三個石碑的面前。因為他終于在這里找到了一些線索。這第三個石碑上的文字依然沒有任何信息傳達過來,可是在第三個石碑的右下角,卻是刻著一些文字,而且這些文字居然是宇宙海的通用文字。
“我寂滅魔主…”
雖然這些文字依然奇怪的失去了精神波動。可是由于是宇宙海的通用文字,所以焱帝還是全部認識。焱帝將上面的文字讀了一遍,原來事情是這樣的…
這個寂滅魔主宇宙海某一時代的一位霸主級別的人物,他是一位獨行的最強者,并且實力達到了九階頂尖。在他那個第三輪回快要結束的時代,雖然寂滅魔主是當時宇宙海一位霸主級人物,但是自知闖過輪回依然沒有任何希望,所以他就瘋狂的尋找可能闖過輪回的希望。
再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得到了一艘陵墓之舟。雖然傳說中陵墓里面機緣無數,可是一旦進入陵墓中就無法出去了。寂滅魔主經過再三的猶豫和考慮。最終選擇了進入陵墓,并且當時總共有十位最強者和二十六位宇宙之主進入了陵墓。
但是他們是倒霉的,他們根本不知道那一個方向的怪物強。那個方向的怪物弱,就開始亂闖。可惜他們杯具了,在慘痛的犧牲后,終于摸清處了陵墓中的基本情況。
他們來到了東邊的荒漠,一下子感覺幸福了,因為在這里殺怪物居然可以爆至寶!傳承!秘術!寂滅魔主他們一行人由于原本實力就強大,所以很快就強大了起來,特別是寂滅魔主他經過傳承指引,創出了九階頂尖的秘法。甚至得到了一件機械流至寶。可以發揮出十一階的戰力,這個時候寂滅魔主自信可以闖過輪回了。所以他要想辦法出去。
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們來到了真實之峽谷。并且通過了考驗到達了真正的陵墓。當然經過多年和怪物的征戰,他們那一群人死的只剩下他一個了。本來寂滅魔主以為通過真實之峽谷就可以沖出陵墓,可誰知道他居然來到了這個地方。
來到這個地方以后,寂滅魔主傻了眼了,這里根本無法出去!寂滅魔主想了很多辦法,可最終還是沒能出去,最后輪回來臨,他只好在這石碑上留言。并且將自己的至寶留了下來,等待有緣人的到來。
焱帝看完了寂滅魔主的留言,心中有些郁悶和感慨。感慨是一代強者就這樣居然被困死了,而郁悶則是寂滅魔主留的至寶那里去了?難道被別的后來者得到了?那別的后來者出去了?或者死了?總之那些至寶哪去了?這是焱帝最關心的問題。
“靠!!!”焱帝郁悶的搖了搖頭,繼續向前走去。“至寶沒有得到,盡看了些廢話!”
焱帝一直往前走著,來到一個石碑前,就去石碑上探查一番,可是基本上沒有什么收獲。焱帝一直走啊!走啊!總共路過了一百零八個石碑,在這些
石碑上焱帝總共發現了十七位來自宇宙海強者的留言。這些留言的強者有十五位聲稱自己將至寶留給了有緣人,可是焱帝一件都沒有找到,這讓焱帝郁悶不已。
還好其中就五位強者比較靠譜一點,將他們自己得到關于宇宙海的地圖都刻在了石碑上,這讓焱帝還是倍感欣慰。有了這些地圖。人族在宇宙海絕地闖蕩就輕松多了。
“呼呼呼~~~不能在往前了,不然意志就快崩潰了!”焱帝氣喘吁吁的自言自語道。他的這個化身意志才剛剛達到虛空真神級別,走到這里已經是極限了。
“媽蛋的。召喚感越來越強烈了,我居然撐不住了。”焱帝現在也有些蛋疼。他焱帝居然也會有一天因為意志問題而感到棘手。明明那莫名的召喚感越來越強烈了,沒想到他居然無法前進了。
“怎么辦?怎么辦?哦!對了!我怎么把它…”焱帝的手中突然出現了一件盾牌,正是石敢當。“我怎么把這個寶貝給忘了,它可是可以抵擋意志沖擊的。”
轟!
焱帝將自己的神體縮小到一千公里左右,躲到石敢當鑲嵌黑色石頭的后面,頓時感覺自己的壓力大減,意志沖擊減少了很多。
“這黑靈石究竟是什么寶物?居然如此神奇!”焱帝看著石敢當上鑲嵌的黑靈石,不由的想到。要知道意志沖擊即使是宮殿類至寶也無法抵擋絲毫。可是黑靈石居然可以抵擋意志沖擊。這一次陵墓之旅,石敢當可是起了很大作用。要不是擁有石敢當,焱帝他們連三頭地獄犬那關都過不了。
“好!繼續前進!”感覺壓力大減的焱帝,頂著石敢當急速前進。
焱帝越是前進,那股莫名的召喚就越是強大,甚至焱帝都可以感覺到他靈魂深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顫抖,在興奮的咆哮。
“這…這感覺這太…太興奮了吧!”此時的焱帝就像吸了鴉片一樣,感覺自己全身興奮的不得了,有一種來自于靈魂深處的渴望讓他不停的前進。似乎前邊就有什么東西在等待著他!
焱帝在經過那些石碑的時候,有發現了幾位強者的留言。而能在這里留言的基本都是意志極為強大的。他們中有二位留下了自己那份關于宇宙海的地圖,而焱帝手中的地圖現在更加大了,都超過了人族現在地圖的數十倍了。
“快!快!快!”焱帝現在在以百倍光速的速度向前飛躍。他的神體已經不由他控制了,反而是靈魂深處的那份興奮在控制這自己。
“我靠!這什么情況?停都停不下來了!幸好有石敢當保護我,不然都死了不知道幾次了。”焱帝看著不受控制的自己,心中有幾分慶幸。“多虧了石敢當這寶貝,要不然我這個化身就真死翹翹了。”
咻!咻!咻!
焱帝飛的更快了,神體居然不由自主的使出了分身千萬這招逃命秘術,而使出的目的居然就是為了趕路!
“我靠!這特么什么情況?技能自動釋放?”焱帝目瞪口呆的看著使出分身千萬的自己,這是神馬情況?
終于焱帝自己感覺他飛了整整有一百年,終于來到了一個高達上百光年的銀色石碑面前而自己的身體也終于停了下來。
焱帝打量著這高達上百光年的銀色石碑。心中暗暗道:“這究竟是哪里啊!?”
突然在銀色石碑的十億公里處,出現了一位長像怪異的白發、白衣老者。它滿含激動的看著焱帝。興奮的手舞足蹈的大叫道:“哈哈哈!天不絕我無盡一脈啊!天不絕我無盡一脈啊!我無盡一脈終于又有了新的王級傳承者!新的王級傳承者,你真的是讓老朽我好等啊!”
焱帝看著眼前那猶如瘋了一樣的白發怪異老者。疑惑的問道:“你是?”
“哦!”白發怪異老者聽見焱帝呢疑問,終于從興奮中緩過神來,清清嗓子道:“咳!咳!新的王級傳承者,我的名字叫‘老根’!你可以就我根叔!”(未完待續)
第三十七章 洛河天殿!
“老根?根叔?”焱帝聽到這個名字表情一愣,心中卻有這古怪。“還老根!根叔呢!你咋不叫劉老根?”
“對!我就叫老根,有什么不對嗎?”根叔看著表情有些怪異的焱帝,它自己也有些郁悶,我這叫老根有什么問題嗎?
焱帝看著有些郁悶的根叔,急忙話鋒一轉道:“哈哈!沒什么。那不知道根叔您為何在這里呢?您又是誰呢?是您將我召喚過來的嗎?”
焱帝一連串問了三個他最關心問題,然后一臉期待的看著老根,希望能給他一個答復。
老根聽到焱帝如此問,這老家伙就裝腔作勢的清清嗓子道:“咳!咳!就是我召喚你過來的,至于我是誰嗎?小家伙你應該知道至寶有靈吧!”
“嗯!知道!”焱帝點點頭道。像一般的至強至寶都有靈,只是那些靈智慧低下,心思單純。像羽翼空間那個奇葩的至寶之靈還是很少見得!
看見焱帝說知道,老根點點頭,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樣子,然后很牛叉的說:“我就是這宇宙舟的至寶之靈!”
“神馬?你就是宇宙舟的至寶之靈!?”
看著焱帝那驚呆了的樣子,老根很滿意。這樣才對嗎!可是焱帝的下一句話卻是讓老根臉綠了。只聽焱帝暗自嘀咕“什么宇宙舟至寶之靈,宇宙舟都爛成這樣了,還有個屁用!”
“我靠!你…你小子,要不是你是王級傳承者,我…我就…我就…我就…”老根‘我就’了半天,什么也沒有‘我就’出來。最后一副錘頭喪氣的樣子。
“唉!想我老根在遠古文明追隨數位圣王征戰億萬輪回,威名赫赫!如今卻被一個弱小的法則之主嗤笑,當真是…當真是…”老根嘆了口氣。搖搖頭道無奈道。
宇宙舟乃是無盡神王打造的神王級至尊戰艦,只要有神王操控,完全有可能轟殺神王。在起源大陸有著赫赫兇名。沒想到身為至寶之靈的老根。如今居然落得被一個法則之主給嗤笑了。
聽到老根如此說,焱帝也是沉默了。又想起了他曾經多次想到的問題。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永恒呢?強如無盡神王也失去了音信,宇宙舟這種至尊戰艦也破損成這樣,那究竟強大到什么程度,才能真正的永恒?
一時間老根和焱帝都陷入了無盡的沉思中,老根再回憶著過去那段輝煌的歲月,而焱帝卻是在想著怎么樣才能算是真正永恒?
“靠!我老人家回憶一下過去的往昔,這小家伙怎么也在發呆?”老根看著發呆的焱帝,心中有些想吐嘈了。“喂!喂!小家伙醒醒了。在發什么呆了?”
“哦!啊!?”焱帝被老根這么一喊,也從沉思中醒了過來。
“哦!對了,根叔你還沒有告訴我,你為什么把我召喚到這里來了?”焱帝想起了,老根這不靠譜的至寶之靈還沒有告訴他為何把自己召喚過來呢?
“唉!!!”只見根叔長嘆了口氣道“這事說起來就話長了…”
焱帝聽見老根淑如此說,知道它又要說沒用的廢話了,就直接道:“根叔,你還是長話短說吧!”
聽到焱帝居然這樣說,根叔的內心很郁悶。“一個孤獨寂寞了幾千萬輪回的至寶之靈,難道要寂寞而死嗎?難道就不能給我一點訴說心里話的機會嗎?”
雖然根叔心里很郁悶。但是焱帝的話它還是必須得聽,因為焱帝是王級傳承者。“我召喚你來是有原因的…”
“靠!我知道有原因,說重點!”
“好吧!事情是這樣的…”
“這樣說的話我就不能得到混沌金翼?只能得到一件永恒真神級別的主兵器?”焱帝有些失望的說道。因為混沌金翼有多珍貴他還是知道的。
“對!大概情況就是這樣,因為這是規矩!”根叔很干脆的說道,它對焱帝這個沒有禮貌的家伙一點也不喜歡。雖然作為至寶之靈,必須聽主人的話,但是它還是有情緒滴。
通過和根叔交流,焱帝終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來他在得到無盡一脈傳承,掌控傳承空間的時候,已經是相當于認主了宇宙舟。但是因為原始宇宙的原因,而且宇宙舟都破成這樣了。焱帝自然無法驅使宇宙舟。
但是作為至寶之靈的老根在焱帝認主的那一刻,就知道新一任的王級傳承者出現了。奈何因為原始宇宙的原因。老根的意識受到壓制,只能鬼縮在陵墓中。而陵墓正是無盡一脈為傳承者建造的一個試煉空間。
陵墓的四個方向。是四個不同級別的試煉難度。分別是從宇宙之主到永恒真神級別。而通過試煉的王級傳承者,則就可以獲得一件宇宙舟內部制造系統為他生產的混沌金翼。沒錯就是在吳國赫赫有名的機械流至寶,混沌金翼。
但是到了焱帝這一代情況有些特殊了。因為焱帝雖然認主了宇宙舟,但奈何無法操作。所以老根根據無盡一脈立下的規矩,只能為焱帝生產一件永恒真神級別的宮殿類至寶。因為在無盡一脈的傳承中,保命第一嘛!本來焱帝是有宇宙舟這種至尊戰艦保命的,奈何現在焱帝得不到宇宙舟,老根也只能依照規矩,將本來應該是攻擊至寶的混沌金翼生產為宮殿類至寶。
看到焱帝聽了以后有些郁悶,老根問道:“怎么?感覺我給你生產的這件至寶比不上混沌金翼?”
“對!”焱帝很干脆的點點頭道。“那可是混沌金翼啊!主角的專用至寶,我豈能不眼饞?”
聽到焱帝如此說,老根笑了起來。“哈哈哈!傻笑子,你真是個傻小子!”
焱帝聽到老根居然嘲笑他,就狠狠的白了老根一眼。“為老不尊!”
聽到焱帝如此說,老根卻是搖搖頭道:“孩子啊!這宮殿類至寶雖然攻擊不如混沌金翼,可它乃永恒真神的主兵器。攻防一體,且有諸多功能。而且它極為堅固,即使是神王也難以摧毀。也就是說這件至寶可以硬抗神王的攻擊。而那混沌金翼攻擊雖然厲害,可是一旦達到稱圣級別。可就絲毫沒有任何用處了。”
“真的?”聽到老根這樣說,焱帝眼前一亮,不由的問道。
“真的!比真金還真!”老根很嚴肅的回答到。
“那快點將至寶拿出來,我要認主!”焱帝這下對這件至寶來了興趣了。可以硬抗的住神王的攻擊,那豈不是說到了稱圣級別依然可以用?
“呵呵!”看著焱帝這個樣子,老根笑了笑沒有沒說什么,無盡歲月的生命,它見識的太多了。
嘩!
隨著老根大手一揮。一座只有一百公里大小的古樸神殿從那座銀色的石碑中飛了出來。那神殿在焱帝的頭頂不停的打轉。“這至寶名為洛河天殿,乃是我用宇宙舟中剩下的材料打造的。想認主它,必須有我們無盡一脈的傳承印記,而且宇宙之主層次意志就得達到虛空真神級別!”
“好!”看著那古樸的神殿,焱帝內心中感覺到一陣親切,不由的發出一聲叫好。
老根看著興喜的焱帝,揮揮手道:“去認主吧!”
“恩!”焱帝直接飛到洛河天殿的跟前,將手放在洛河天殿的上面,打印上了自己的生命印記。而認主的過程沒有絲毫困難,焱帝很快就認主成功了。
老根看見焱帝認主成功洛河天殿。欣慰的點了點點。“小家伙,這洛河天殿從今以后就是你的伙伴了,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它。知道了嗎?”
而焱帝則是真重的點點頭。“恩!我一定會珍惜它的。”
看見焱帝點頭,老根則繼續說道:“這洛河天殿有十六重秘紋,宇宙之主兩層,后面的每一個大境界都有四層。并且功能不一,有鎮壓、吞吸、攻擊、防御、靈魂鎮守等功能。你以后要細細參悟!”
“哦!這洛河天殿居然有如此多功能,不愧是永恒真神級別的主兵器!”焱帝也有些意外,這洛河天殿的功能也居然如此多,完全就是一個簡化的星辰塔嗎!“想來一件永恒真神級別的主戰兵器,價值未必就不如混沌金翼吧!”
將洛河天殿收入體內。焱帝搓了搓手道:“根叔,您老人家看我身為王級傳承者。身上的至寶這么差,是不是該…把我意思一下?”
焱帝開始打老根的注意了。將手一伸等著老根的表示!
看著焱帝如此沒出息的模樣,老根冷哼一聲。“哼!少給我裝可憐,你這只不過是一個化身而已,恐怕好的至寶都在本體上吧?而且根據規矩,我也只能給你一件至寶,多的你想都別想。”
“不要啊!根叔!!!我對您老人家的欽佩之情就如滔滔…”只見焱帝一副不得至寶,誓不罷休的模樣。對著根叔就是一陣猛拍馬屁。
老根看著焱帝這個樣子,實在是受不了。不耐煩道:“好了!好了!無盡一脈的臉都讓你丟進了。至寶我是不能多給你了,將你身上的天星戰甲給我,我給你改造一番!”
“哦!哦!”焱帝連忙將天星戰甲取了下來,交給了老根。
“在這等著,大概需要十個紀元就好!”老根說完就一頭扎進銀色的石碑。
而焱帝則是有些詫異。自言自語道:“我只是試試,沒有想到真的成功呢?”
其實一般情況下這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可是到了焱帝這一任王級傳承者,享有的資源實在是太少了,所以老根就破例了一次。
十個紀元很快就過去了,老根從銀色的石碑飛了出來。此時的天星戰甲已經變了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