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靈脈-第3部分

快,他在書中找到了與自己懷中符咒一摸一樣的圖畫,上面還記錄了這些符咒的煉制方法與使用方法,那符寶也被他尋到了蹤跡。
,!
第八章 賞寶
楊蛟懷中那幾道符咒均是有摧木大成的威力,那符寶雖然僅有摧木入定之威,但貴在持續使用。55885。com
這便是《修仙見聞》中歲法寶,法術威力的劃分,按威力強弱,法寶與法術分別劃分為,摧木,碎石,斷金……等等境界,這些境界中又詳細分為入定,大成,入神,化神等。
不知覺,一日已經過去,楊蛟將《修仙見聞》放回原處,外面夜幕也已降臨,楊蛟邁步向外走去,來到玄冰門,他還尚未從門派中走動過。
“波!”一道光壁阻擋在了楊蛟面前,這是什么?楊蛟伸手觸摸著這光壁,冰冷入體,猶如實質一般。
“童子,玄冰閣有他自己的規矩,但凡擔任看守玄冰閣之重任,便不得隨意出入玄冰閣,一則是看護玄冰閣的安危,另一則是防止監守自盜!”木長老出現在楊蛟身后,聽到這話,楊蛟道:“長老,那我若想出閣需如何做?”
木長老檢查著玄冰閣一層的書目隨口道:“門派每經大事,你才可走出去,這玄冰閣自然關閉。”
木長老環視完書目后:“若你真想離去,那么三年之后,我便可放你離去,但今后卻不能再踏入玄冰閣半步!”木長老說完,手中憑空出現一部書簡:“這便是本門重寶玄冰決修仙功法,拿去吧。”
楊蛟接過書簡:“長老如何取出此物?”他很疑惑,原本木長老手上沒有任何東西,這竹簡憑空出現,實在神奇。
“你去尋一部《珍寶錄》便可知曉。”長老說完,再次登上玄冰閣二樓,雖然聽到木長老言不可走出玄冰閣,但為了玄冰閣的安危,這無可厚非,自己數十年都能忍得過,待自己將這玄冰閣的書看完再走不遲。
楊蛟在書目中尋到了《珍寶錄》,一一查看起來,原來如此。
這珍寶錄上記載了一物,名為儲物袋,屬于偽法寶,此物的作用僅僅是存物,儲物袋中的空間達到十方,而木長老的腰間便別了這么一枚儲物袋,這書簡定是放在儲物袋中,楊蛟繼續觀看下去,心神俱震。
儲物袋后又記了一物,名為乾坤鐲,乾坤鐲非俗物煉制,便是法寶也很難將其損傷一二,故此,乾坤鐲列為于法寶之列,但乾坤鐲內擁有空間十丈,可儲萬物,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寶物。
乾坤鐲并無攻擊之威因何列入法寶之列?蓋因這乾坤鐲乃是用大神通開辟得獨立空間,試問那些法寶有此開辟空間之威能?乾坤鐲列為法寶之列不足為怪。
楊蛟想起自己懷中之物,這不就是一枚乾坤鐲嗎?自己竟然身懷巨寶,可是……
他再次想起了這枚乾坤鐲的前主人青山,這青山擁有如此寶物,為何會被他師傅輕易殺死?而且,他師傅,甚至師叔祖都沒有這等寶物,這青山是偶然得寶,還是他的大有來歷?
后面記錄了這乾坤鐲運用之法,但楊蛟看之無用,因為這乾坤鐲非凝氣期不可催動。
此刻自己僅僅是后天三階的實力,急不得,楊蛟在幾十年前便是因急功近利而走火入魔。
“玄冰閣關閉!”
宏亮的聲音響起,楊蛟便發現玄冰閣內的光亮驟然消失,而后數道光彩涌出,將玄冰閣一層護衛當中,守護玄冰閣的結界大開,只留一條甬道通向玄冰閣后面。
木長老說過,這是自己居住的院落,會是什么樣呢?
楊蛟推開門。
楊蛟被眼前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住了,這座院落宛如桃花源,郁郁蔥蔥的庭院,一個月亮門,一個幽深的曲徑被樹林包裹。
楊蛟沒想到自己居住的院落竟然如此美麗,他心 學院之召喚燃文中奢望院落里有間青石大屋便好,沒想到,這里竟然有兩個極為寬廣的院落,院落中還布置了花花草草。
楊蛟順著曲徑走過月亮門,自己的屋舍出現在面前,這屋舍并不高大,但卻顯得異常精致,竹子構成的墻壁,橡木雕制的門柱,推開門,楊蛟走進屋中,屋內杯盞茶幾應有盡有。
不知道這里是否有人監視,楊蛟想起了玄冰閣二層的木長老,木長老修為高深,恐怕也是筑基修為,但他也僅僅有一只儲物袋,若是他發現了自己身懷乾坤鐲,難免會起貪念,楊蛟不禁想起了自己前幾日的遭遇。
小心為妙。
楊蛟拿出玄冰決,思索片刻后,發現這玄冰決與萬象決并不沖突,徑自修煉起來。
此刻木長老正在玄冰閣二樓,見楊蛟修煉玄冰決后,心下起疑,難道絕脈也能修煉?
木長老看了半晌后,搖搖頭:“果然絕脈是不可能修煉。”木長老觀察著楊蛟身上的脈絡,根本沒有發現任何靈動,他并不知,楊蛟乃是修靈脈,非修絕脈。
……
一日后,楊蛟走出了自己所在的屋舍,他每修煉出一股玄冰氣必然被自己體內靈脈吞噬,難不成自己只能修煉家傳的萬象決?還是自己的靈脈對功法有著特殊的限制?
楊蛟走出房門,這院落雖屬自己,但昨日木長老卻可輕易前來,著實不便,自己這不等于被囚禁于此?
他不敢隨意取出乾坤鐲,這東西若被木長老看到,誰知道他會不會搶奪?走進玄冰閣,楊蛟又開始尋找自己喜好的書籍觀看,若有人前來借書,他便照應一番,若無人前來,也是逍遙自在。
玄冰門大殿之上,幾名身穿火紅道袍的人面色十分難看。
“洪長老,你們玄冰門既然能做得此事,為何不敢承認?”
玄冰門的洪易此刻怒不可及,這烈焰門太欺人太甚,他們死了人便找上玄冰門,實在是無理取鬧,藐視玄冰門無人。
“陳繼天,你因何說是我玄冰門殺戮你派門人?”洪易反問道。
“有何證據?我門人便是證據!”陳繼天說完,打開儲物袋,將兩具尸體放于大殿之上,“你們看,我派兩名弟子被寒冰侵入體內,筋脈盡斷,這芒碭山僅有你玄冰一門善用此等手段。”
洪易皺起眉頭,上前查看兩名尸體,驚駭不已:“這,這絕非我玄冰門所做!”
“那倒是奇了,難不成你玄冰門現在還想抵賴不成?”陳繼天說道。
洪易舉手對準門外一棵百年古樹:“你來看,我玄冰門并非攻擊經脈,而是先傷外后傷內,只傷經脈的高深術法,我洪易不能做到!”
洪易說完,一股寒冷玄冰氣奔騰而出,瞬間將古樹包裹,將其凍成冰雕,陳繼天見到洪易的實力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此犀利的攻擊,恐怕自己也很難抵擋。
“你們拋開此樹,自己觀看,休來擾我玄冰門!”洪易說完,一甩袖子坐在大殿內的青石巨椅之上。
陳繼天幾位烈焰門長老走到那冰雕的古樹面前細細查看,這玄冰氣先攻其表,后傷其里,并且這玄冰之氣凝而不散,細看自家門人,便是經脈也沒有受到這等創傷,只不過盡斷而已,這玄冰氣威力固然巨大,但若只傷經脈不傷其表,恐怕做不到,這幾人也知道是本門誤解了玄冰門。
陳繼天回到大殿后滿臉賠笑:“我烈焰門千年前便與玄冰門交好,今日前來只是看望好友而已。”
烈焰門勢大,洪易也不愿與玄冰門交惡,誤會已經解除,兩人又把酒言歡,訴說些無關緊要的話。
,!
第九章 玄冰閣閉關
楊蛟看守玄冰閣算是盡忠盡責,以前看守玄冰閣的老人向來動作緩慢,甚至有時還要借機訛詐,楊蛟這個新來的守閣童子頗受玄冰門眾弟子親睞。
每日,楊蛟定會安分的修煉玄冰決,有木長老在,他可不敢隨意胡來,這木長老就是懸在頭上的一把鍘刀,若是被他發現了乾坤鐲那可是大大的不妙。
木長老時常也會觀察一下修煉中的楊蛟,半年過去了,此子竟然依舊不能循環一個周天,這讓木長老很欣慰,暗道自己果然沒有尋錯人。
這一日,楊蛟完成一天的任務后回到小院修煉玄冰決,木長老走到楊蛟的面前:“童子啊,我要閉關修煉一年,這玄冰閣便由你看守,這二樓自我離開之日便關閉,你需安心看守玄冰閣一層,不得大意。”
“是!”
木長老從未喊過楊蛟的名字,也并未詢問過他的名字,叫他之時便只喚做童子!
楊蛟送木長老離開后,開始尋思這木長老所說之話是真是假,思考片刻后,楊蛟便當木長老在試探自己,不敢大意。
楊蛟每日修煉出一些玄冰氣便被體內靈脈吞噬,這日積月累,他體內的靈脈也越發堅韌,不過修為卻依然滯留在后天三階,并未增長。
一個月后,楊蛟終于確定木長老已經離開,晚上在院落中也是少了那種受監視的壓抑感,大膽的拿出了乾坤鐲,觀賞片刻后,開始修煉萬象決,這萬象決是楊家家傳功法,楊蛟對這功法自然熟悉異常。
如此一個月后,楊蛟長長的呼出了一口濁氣,楊蛟終于突破了后天修為,達到了先天一階。
自己修煉萬象決便毫無停滯,但為何修煉玄冰決會被靈脈盡數吸收?
這靈脈乃楊蛟獨創,根本不能有人指點,只能由他自己慢慢的探索,修復。
但若外人不查看靈脈,定還會認為他在后天三階徘徊。
天已大亮,楊蛟照例來到玄冰閣,玄冰閣一層千余本藏書,他可以閉著眼睛找到其中任何一本,這些書,他也是看了小一部分,這些書以修仙見聞最多,修仙功法等書寥寥無幾,楊蛟看了數本后,便直接放棄,這些書根本甚至比不上萬象決,大多是凡人武夫的武功秘籍,他這半年多來,看得最多的便是修仙見聞這類書籍,還有就是丹藥,法寶鑒別的書籍。
“啪!”玉石敲響,楊蛟抬起頭,“李兄又來尋什么書?”
來人便是劉漠然,因為這李師兄經常來借書,楊蛟對他也是頗有印象,這李師兄是凝氣五層的實力,他的幾個徒弟也達到了后天境界,大徒弟更是辟谷三階境界,僅差一步便可步入進入大乘境界。
“我那幾個徒孫潛質不錯,我來給他們尋幾本書,讓他們增長增長見識,師弟給師兄推薦幾本。”楊蛟雖然是個凡人,但他卻掌管著玄冰閣,并且是木長老的童子,有這么長老靠山在,劉漠然對這位師弟自然是不敢小看。
“這樣啊,單純增長見識恐怕不妥,這樣吧,我給師兄推薦這本《散仙雜論》里面所涉及的知識極廣,對幾位徒孫應該有所幫助。”楊蛟說完,尋來了這本《散仙雜論》。
“多謝師弟!”
劉漠然告謝留印后離開。
這玄冰閣乃是玄冰門之重地,普通弟子根本不讓進門,只有劉漠然這等達到凝氣期的弟子才可入門,他的師傅是青竹峰宗主,其權利僅在玄冰掌門之下,已經是筑基初期,與掌門乃是同門師兄弟,另外兩峰宗主,也是筑基初期實力,在玄冰門一言九鼎。
劉漠然走出后,楊蛟暗想,或者這烈焰門的內門弟子也與這劉漠然一樣有著深厚的背景,他的師傅在烈焰門會是什么地位?雖然自己原不想殺掉了他,但說到底,他還是死在了自己手上。
楊蛟想起烈焰門自然不可避免的想起了那個與烈焰門發起沖突的紫霞真人,他也是玄冰門弟子,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幸見到。
修仙之路沒有時間,眨眼之間,又過了半年。
進入先 李太白在異界sodu天三階的楊蛟試著打開乾坤鐲,可是天不如人愿,他不但沒有打開乾坤鐲,反而被乾坤鐲震傷,調養了數日才恢復過來,正因如此,在今后的日子,楊蛟再也沒敢試圖打開乾坤鐲。
這日,楊蛟正在看守玄冰閣,有一人徑直走了進來,玉石并非發出提示聲,直到此人來到楊蛟面前,他才發現玄冰閣進入一人。
“啊,洪長老,您怎么來了?”進入玄冰閣的人正是玄冰門長老洪易,不過此刻的洪易早就忘記兩年前,他曾拒絕過這個人,若不是木長老將其領入玄冰閣,楊蛟此刻恐怕已在山下了。
“我是受木長老囑托,他修煉到了緊要關頭,數年內不會回來。”洪長老說完,楊蛟如醍醐灌頂一般,最近的擔憂終于解除了,但隨即而來,他又遇到了問題:“洪長老,若木長老不回來,我如何走出這玄冰閣?”
洪長老凝眉,沒有回答楊蛟的話,而是離開了,洪易不屑回到楊蛟的問題,楊蛟看著洪易離開玄冰閣,怒氣上涌,這是**裸的蔑視,若自己也有筑基的實力,他焉敢如此!
洪易離開后,劉漠然再次登門。
“師弟啊,師兄又來叨擾了。”劉漠然的話還是十分可氣,這讓楊蛟對洪易的怒氣消散大半,楊蛟道:“師兄來找什么書?”
劉漠然道:“我那大徒弟紫霞現在到了辟谷的緊要關頭,師傅讓我來尋一本書,以助紫霞那孩子達到辟谷大乘境界。”
楊蛟聽到紫霞這個名字便覺頗為耳熟,一時竟然想不起來從何處聽過這個名字。
“師兄所找的功法名稱喚作什么?”楊蛟問道。
“斷冰掌。”劉漠然隨口說出了一個名字,楊蛟將此書找出后,靈光一閃,那日自己在烈焰門領地內遇到的玄冰門弟子不就喚作紫霞真人嗎?
楊蛟將《斷冰掌》秘籍交到劉漠然手中道:“你那徒弟可是被人喊做紫霞真人?”
劉漠然聽到楊蛟此話,心下不免自豪:“這小子沒什么本事,不過在外面,還是多少有一些名頭!”聽著劉漠然的話,楊蛟終于確信那日自己見到的那個紫霞真人便是劉漠然的徒弟,這個世界還真小。
劉漠然取了書,道了聲告罪,急匆匆的離去。。
半年后,楊蛟在辟谷大乘期停滯不前,沒有突破,不是他不想一舉進入凝氣期,該因自己在五十年前在這一層次栽了跟頭,若自己再失敗,可再也沒有五十年的時間讓自己恢復了。
楊蛟自然知道,在這一境界,通常需要丹藥輔助提升,但自己只是個看守玄冰閣的弟子而已,門派哪里會把珍貴的丹藥浪費到自己身上?正當楊蛟苦悶之時,洪易再次到來,他這次到來給楊蛟帶來了一個好消息,這個消息便是玄冰門舉辦八年一次的玄冰試練會,玄冰閣關閉一年。
玄冰閣關閉一年,無疑是給楊蛟帶來了生機,玄冰閣中近乎囚禁的兩年半實在是讓人寂寞,更因為自己在玄冰閣內,絕對得不到洗髓丹這等進入凝氣期必不可少的丹藥。
不過在玄冰閣這幾年也給楊蛟帶來了足夠的好處,玄冰閣內的書籍他可以不受限制的觀看,無需如其他弟子一般,不但要取得了師傅的腰牌,還受到極大的限制。
玄冰閣的結界終于撤去,楊蛟小心翼翼的邁過,這一刻,他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憧憬,雖然他所住的院落很大,但即便在大,也僅僅是兩座庭院而已,哪里有外面的世界寬廣,他不向往外面的天空廣闊,他只向往玄冰門內的靈丹妙藥,助自己凝氣成功。
楊蛟終于推開了玄冰閣的角門,豁然開朗,放眼望去,楊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邁步走出玄冰閣。
玄冰閣前,玄冰門的眾弟子來來往往,大部分弟子都不認識楊蛟,他入門不過一個時辰便進入了玄冰閣,如此兩年,他未曾踏出過一步,除了玄冰門一代弟子,其他人都不認識楊蛟。
他們見楊蛟從玄冰閣走出來,均是投來羨慕的眼神,若不因為玄冰閣限制人的行動他們肯定爭破了頭也有進入玄冰閣做童子。
,!
第十章 靈脈妙用
玄冰試練大會是玄冰門最隆重的盛會,其隆重程度甚至超越了開啟施恩門,每當試練大會開啟,玄冰門都會廣邀德高望重的修仙者前來觀斗,屆時,玄冰門也會開啟芒碭山最大的交易會場,供各路修仙者互換所需,若極為珍貴之物,玄冰門會分派長老親自主持拍賣。
“你跟我來吧!”楊蛟轉身,沒找到說話之人,低頭看,一個身材極為矮小的玄冰門弟子站在身后。
“我師父讓我來安排安排你,這樣吧,你就去伙房住一年吧。”楊蛟細細打量,駭然發現這身材矮小的玄冰門弟子竟然有凝氣六層的境界,比那劉漠然還要高出一個境界,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這人是洪易的三徒弟,名為高峰,名雖雄壯,但卻沒有一個五歲孩童高,若不是其天賦異稟洪易斷然不收。
楊蛟跟在高峰身后,奔玄冰峰后山走去,這玄冰峰后山有一條蜿蜒小路直通山下,每日均有弟子從這小路挑水上山,玄冰峰之上并非沒有泉水,但山上泉水被聚集于峰頂之上,形成天池,據說天池內種植著玄冰重寶,專門由兩位筑基長老護衛。
這玄冰峰后山沒有前山富麗堂皇,但卻生機盎然。
“進來!”
高峰首先進入了后山的伙房,玄冰門大部分弟子還沒有達到滴水不進的境界,這伙房在玄冰門不可或缺。
楊蛟跟隨入內,伙房的管事見高峰到來,連滾帶爬地跑出來:“師伯大駕光臨,師侄來晚了。”
這伙房的管事是后天三階的境界,其父母是玄冰門弟子,后生下一子,資質不佳,不能拜入玄冰門,只好將其安置在了伙房,掌管這伙房的一畝三分地。
“李光啊,聽說你這里缺人手,這人就安排在你這了。”高峰說完,半躬著身子的伙房管事連連稱是,高峰看了一眼身后的楊蛟道:“你要好生呆著!”
高峰說完,離開后山,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高峰走后,這伙房管事挺起了腰桿,隨手招來楊蛟:“你是新進上山吧,知道這后山的規矩嗎?”
楊蛟搖頭。
“這后山,我的一畝三分地,到了這,是龍給我盤著,是虎給我臥著。”剛才還低眉順眼的李光在高峰走后,便玩了一把大變臉。
“那是。”楊蛟懶得與這李光計較,一個連先天境界都沒達到的普通人而已。
這伙房占了很大的地方,李光這個小小的伙房管事也管著一百多號人,李光邊走邊說:“你到這里要記著,這后山有三禁,一禁攀峰,這玄冰頂峰有仙法禁制,隨意攀爬會被打落山崖。二禁亂走,這后山有部分師叔師伯的藥園子,若是隨意闖進了藥園子,神仙發怒,你可是承受不起。三禁偷懶,你來到了我的地界,我就是這里的天,我讓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楊蛟與李光穿過菜園子。
“聽見沒有。”李光掃了一眼身后的楊蛟。“從今天起,你就負責挑水,把這片菜地看好了就成。”李光見楊蛟對自己頗不在意,便有心整整這新人。
“噢?”楊蛟放眼看去,這片菜園子少說也要十畝,自己一人看護,單單挑水便讓人犯愁。
“你這是有意為難我嗎?”楊蛟站住了身子,李光聽到這話,登時轉過了身:“怎么,難不成你還不樂意,多少人鉆破了頭都進不來,我能安排你個事做,算抬舉你!”
罷了,罷了,自己何必跟個世俗之人置氣。
楊蛟想到這,挑起了扁擔,順著小道走下山去。
這條小路由成千上萬青石臺階組成,向下望去,猶如看懸崖一般,上山容易下山難這句話果然沒錯。
李光見楊蛟離去,心道:“送到了這里,就不怕你犯刺,還治不了你!”
凡是被送到這里的人皆為世俗之人,李光想當然地將楊蛟當作了世俗中的武林高手,所以也沒有什么顧及 黑手教師全文閱讀,在這里干活,哪人不是世俗中的響當當的人物,比楊蛟脾氣暴躁百倍的人,李光不是沒見過,哪個不是被他訓得服服帖帖?
楊蛟挑著扁擔下山,隱約聞到了一股藥香的味道,在玄冰閣呆久了,看得書多了,他自然知道這種藥香是紫百合的香味,紫百合是煉制洗髓丹的珍貴藥材,三百年藥靈的紫百合便是價值連城,這種藥三十年一開花,只有開滿十次的紫百合才會有這種濃郁的藥香。
楊蛟想到剛才李光所說的話,這紫百合肯定是門內哪位高人的藥園子,自己還是少一些算計為好,楊蛟壓制著內心中的**,走下山去。
嘩嘩的泉水聲響起,楊蛟繞過一面巨石,在一面小湖泊前站穩了腳跟,這泉水自山壁裂縫中涌出,清澈見底,楊蛟捧起一口,清涼的泉水流過喉嚨,好水。
楊蛟挑了兩擔水往山上走去,如此一來一回,一日間,他也僅是挑了五十擔而已。
李光不時地查看楊蛟是否偷懶,見他如此勤快的挑水,李光也就放心下來。
夜,楊蛟走下山去,坐在泉水一側的青石之上,修煉起萬象決,這萬象決屬陰,修煉起來,便會感覺到一股寒流淌過經脈,但又非玄冰決那般暴烈。
在這里,可是比在玄冰閣里自在多了,以前有木長老這等筑基級別的人物在身邊,修煉起來畏首畏尾。
楊蛟取出乾坤鐲,兩個月前,他試圖打開乾坤鐲,但在最后的時候,被乾坤鐲震傷,但也僅差這么一線。
楊蛟運起靈力,再次發力,啟動乾坤鐲。
楊蛟體內的靈脈伸出纏繞在乾坤鐲上,尋找著可以突破的地方,嘶……乾坤鐲發出金屬的鳴叫聲,楊蛟的額頭已經布滿了汗水,僅差一線了,只要突破這一線,便可打開乾坤鐲,這屬于法寶級別的東西就真正屬于自己了。
“叮!”乾坤鐲脫離了楊蛟的手掌,乾坤鐲此次的反彈更加強烈,不過楊蛟已經有所準備,這次沒有被乾坤鐲的反彈震傷。
“還是失敗了。”楊蛟無奈的睜開雙眼,擦拭了額角的汗水,嗯?楊蛟這時驚異的發現,自己的靈脈此刻竟然滲透在面前一株草上,這靈脈與這株無名草連成一體。
楊蛟試著將自己體內的靈力順著這股分枝靈脈射入無名草中。
他駭然發現,自己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這無名草內的經絡,根須,莖葉,無名草內部結構無比清晰,經過楊蛟的靈力洗刷之后,這株無名草迅速成長,達到三年的草齡后,這無名草迅速枯萎。
楊蛟此刻才發現,自己的靈脈不但可以代替自身的經脈,便是植物的經脈也可以替代,他創造靈脈的時候不過是看了蜘蛛編網偶然獲得靈感,既然自己的經脈已斷,為何自己不能創造出一套經脈,幾十年間,楊蛟終于將設想化為現實,用積存在體內的靈力創造出了靈脈,至于寄存在體內的靈力,他還是要感謝楊家的族長楊奉,若沒有傾盡楊家資產所購的各種靈藥,楊蛟體內也不會寄存下足夠他創出的靈脈的靈力。
不過靈脈也有它的缺憾,那便是不如自身經脈堅實,容易斷裂,這也是楊蛟不敢隨意沖擊凝氣期的原因。
楊蛟又將另一株無名草拔出,將靈脈攝入草中,經過極小靈力的消耗,這株無名草也迅速成長,達到三年的草齡后凋零。
發現靈脈這一妙用后,楊蛟大喜,若靈脈也能控制草藥的經絡,那自己不是可以擁有很多靈藥?
楊蛟想到這,立刻回到了伙房,隨意在菜地中取了一株菜,將靈脈射入菜中,這株菜迅速成長,達到一年的菜齡后,這株菜迅速開花,結下果實。
這?楊蛟此刻發現,自己雖然可是使其快速增長,但是,這些菜快速成長后的卻不能采摘,它徑直開花結果,死亡。
若是人參,恐怕也只能快速生長,然后結果,就是不知道最有藥用價值的根會不會隨著死亡而藥效盡失。
,!
第十一章 藥不天
第二天,楊蛟來到菜園子,李光皺著眉頭:“你小子起得這么晚,還想不想吃飯了!要不是因為你是高師叔介紹進來的,你三天別想吃飯,還不趕緊去挑水!”李光呼喝道。
楊蛟琢磨著靈脈的妙用,對李光的話,充耳不聞。
“快點,快點,磨磨蹭蹭。”李光抱怨著走向其他的地方。
楊蛟挑著扁擔下山,這次紫百合的藥香更勝,楊蛟心癢難耐,昨日不知道自己靈脈的用途,他尚能忍受,但這次,現在他卻難以忍耐了。
楊蛟將水桶藏在草坑里,小心翼翼地走向有著紫百合的藥園子,打老遠的地方,他便看到了一個老者正在專注的盯著紫百合,凝氣三層的境界,這人的年歲應該在三百歲左右,難道他很小的時候就種植了這紫百合?還是說,這不是他的藥園子,這藥園子是他師傅的?恐怕也只有筑基期的高人才能擁有這么一個滿是天靈地寶的藥園。
藥園內,不但有紫百合,還有人參,血靈草,等等各種煉制洗髓丹的靈藥。
楊蛟遠遠的數著,他驚駭的發現,這藥園子中的靈草可以煉上幾爐洗髓丹。
楊蛟害怕被看守院子的人發現,慢慢的離開,這看守院子的老者可是凝氣三層,絕非自己這辟谷大乘境界可以比擬,辟谷與凝氣雖然只差了一個境界,但就是這一個境界便劃分了世俗之人與修仙者。
楊蛟挑起了扁擔,想到藥園中的那些靈藥,他便心動不已,若是自己可以煉上幾爐洗髓丹,何愁凝氣不成?
從這天起,楊蛟每日都會異常勤懇的挑水,每日上下百余趟,這可把伙房管事李光高興壞了,這灌溉菜園子是最讓人頭痛的事情,以往誰都不愿意做這種苦活,都是推三堵四,現在楊蛟來了,可是替李光解圍。
楊蛟每日都會從不同的方向下山,有時候還會無意中闖到藥園子,被看守藥園的老者訓斥一遍,這藥園的禁制并不是每天都會開啟,在正午,藥園的禁制會關閉,下午時,禁制再開啟,看守藥園子的老人,每天除了照顧花草,都會在早晨修煉。
若想盜取靈草可謂是難于上青天,但楊蛟卻已經下定了決心,就算自己叛逃出玄冰門,也要把這院內的靈草取走,即便不能全部取走,每種靈草只取一截,憑借自己的靈脈,也能催生出果實。
楊蛟返回伙房后,便聽到李光的大嗓門正喊著:“三個月后,試練大會開啟,到時候,許多散修與其他名門弟子也會來玄冰門,到時候,咱們可要賣些力氣了!”
李光見到楊蛟后喊道:“小子,你可別偷懶,把這些菜看護好了,有賞!”
楊蛟沒有應聲,李光見怪不怪,繼續對其他人說著一些事情。
這一個月,楊蛟在后山上采了很多極為普通的藥材進行試驗,試驗的成果頗為喜人,如當歸這種根莖類的藥材,可以迅速使其成長,這類藥材死亡后,根莖還保持了七八分的藥性。
枸杞子這種果實類的藥材,可以保留十分的藥性。
效果最差的便是花類藥材,這種藥材被催生后,藥性保留僅有一二分,損失極大。
楊蛟在伙房里的負擔越來越重,現在不僅要照看蔬菜,便是伙房里需要做飯的水也交給了他。
楊蛟與半山腰那個看守藥園的老者也熟悉起來,他每日上山下山是數百趟,少不了與那老者接觸,那老者也樂意與楊蛟聊天,因為楊蛟知道的修仙趣事太多,他在玄冰閣的兩年中,幾乎看遍了玄冰閣一層的書籍,這種眼界非守園老者能夠擁有的。
老者自然知道楊蛟是在伙房里的人,但憑借這種眼界,老者便認定是楊蛟犯了錯誤,師傅罰他去伙房,否則這種眼界哪是伙房中那些伙夫可以擁有的。
“來來來,咱們閑聊片刻!”楊蛟偶然路過藥園時被守園老者攔住。
“這哪成?伙房里還等著泉水做飯,我先前因為與您老閑談已經被訓斥過幾次了。”
那老者擺擺手:“無妨無妨!你來繼續說昨天那個故事?那位散修得到的令牌到底是什么東西?是不是升仙令!”
昨日,楊蛟講述了《散仙見聞》中的故事,散修在一洞府內發現了一具做枯的白骨,在白骨上有一塊令牌,這散修用此令牌換取了一枚筑基丹。
楊蛟推辭道:“我必須走了,從伙房出來時,管事管的緊!”
“等你回頭跟他說,就說一個守園子的孤老頭讓你留下的。”這守園老者說道。
楊蛟則把擔子扛起:“這使不得,使不得!”
楊蛟說完,快步走下山去。
“喂!喂!”那守園的老者連喊了兩聲,但楊蛟卻迅速消失在了小徑之上。
“這小子!”守園老者將園內的花花草草照料了一番,打開了雙重禁制。
楊蛟從山下挑了水,繞過老者的藥園上山回到伙房,李光正守在門口等著楊蛟,以往楊蛟的速度很快,但這趟卻足足用了近一炷香的時間,李光很不滿。
他見楊蛟挑著水上山來,喝道:“快點!我讓你下山挑水,你干什么去了!伙房里都熬干鍋了!”
“我就是下山和一個老者閑聊了幾句,沒做其他事情!”
“聊什么!你不知道伙房等著用水!下次再敢如此,哄你下山!什么老者不老者,在這里,我就是天!你再敢跟什么老者閑聊,我連那老者一并趕下山去。”李光說完,正上山來的一個老者氣得渾身發抖,看來自己的名的確不怎么好使!自己告訴他讓他這么說,沒想到這小小的管事都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那玄冰門還有誰能把自己看在眼中?既然玄冰門不留自己,自己賴在這里做什么?
這老者此次上山便是想將楊蛟討過來,這小子所說的事情太讓人大開眼界,沒想到卻聽到這這么一番傷人的話。
這老者捏出懷里的一枚玉符,將其捏碎后,對這玉符道:“玉掌門,你這玄冰門太大,容不下小老兒,小老兒告辭了!”
閉關中的玄冰派掌門玉機子登時冒出了冷汗,破關而出,急急地喊道:“藥老,藥老因何離去?”
只是眨眼間,玉機子便來到了后山。
這守園老者見到玉機子后:“玉掌門,你這玄冰派不留我,我這個孤老 仕途不倒翁最新章節頭怎敢留下?我這便收了爐鼎離去。”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