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靈脈-第2部分

由開始的心喜,轉換到現在的冷漠,再次讓楊蛟感到了一種人間冷暖。
“這意思是將我逐出楊家嗎?”楊蛟說完,楊奉忽然想到了楊震,現在楊震正在玄冰門修煉,近些日子便要筑基,他與楊蛟是兄弟,若自己逐他大哥出門,他還會認楊家嗎?
“不,我哪有這個意思!只不過這件事情與楊家無關。”楊奉說道。
“楊家將我養大,又引我走上修仙之路,對我有恩,日后,楊家有難,我定會前來,以報恩情!”楊蛟說完這話,楊奉皺起眉頭,他已經聽出了楊蛟話中的意思,他只是報恩,他話里話外的意思已經表明與楊家沒有一點關系,
楊奉想到楊蛟十二歲前的修仙天賦,額頭冒出冷汗,連忙說道:“楊蛟啊,楊蛟,你可知道,我為了治好你,傾盡了楊家所有資產,洗髓丹一枚,千年人參,千年靈芝數不勝數,難道你都忘記了嗎?”
“祖父對我的恩情,我永遠不會忘記!”
楊蛟的身影消失在樹林之中,李妙娘想起了楊震的話,難道他的大哥真的強他萬倍?可是他已經快要筑基,而他的大哥卻僅有后天三階的實力,想起楊奉剛才的話,李妙娘又怒氣上涌,自己當年竟然是許配給了這么一個廢物,若是今日不來到楊家,還被蒙在鼓里。
“一個后天三階的絕脈,竟然會挑戰自己?可笑,可笑!”李妙娘踏起飛行符飛回水月門,她要加緊修煉早日筑基,與楊震雙宿**,李妙娘心中惦記著楊震,以往,她不知道自己被拒的原因,但此刻她找到了癥結所在,她有信心令楊震回心轉意。
,!
第四章 靈脈
這芒碭山綿延數千里,巍峨雄峻,神仙洞府數不勝數,楊蛟行了十日也未走出芒碭山,渴了便飲些露水,餓了便吃些野果子,路途間,楊蛟知道這芒碭山共有三座修仙大派,這些修仙大派是神仙聚集的地方,斬妖除魔無所不能。
這最大的門派名為水月派,其次是烈焰門,排在最末的便是玄冰門。
修仙家族出身的楊蛟如何不知道門派的重要性,自己修行萬分艱難,最重要的一點便是無高人指點,無靈丹輔助,若是有門派,自己的修仙之路必然平坦許多,根據獵戶描述,這里是烈焰門的地盤,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幸進入烈焰門。
楊蛟想起自己的經脈,便深感自己很可能無緣仙門,自己的是絕脈之身,雖自創靈脈,但旁人如何知曉?況且也不能讓旁人知曉。
烈焰門建派已經一千余年,根基深厚,開山祖師乃是一位進入無限壽元與天同壽的高人。
不過,自高人飛升之后,這烈焰門逐漸衰弱,在芒碭山三大修仙門派居于中位。
楊蛟靠在一棵樹下,從懷中摸出一只野果,準備休息片刻。
“站住,你們當我們烈焰門無人不成?竟然來我烈焰門盜取仙草!”一聲大喝,讓楊蛟不得不謹慎起來,側臉看去,幾個身穿火紅長袍的人正攔在幾名少年面前,手中的長劍已經抽出,兇神惡煞一般。
“師傅說,這烈焰草雖然只在這里生長,但卻不是烈焰門之物。”為首的一名少年顯得很沉穩,面對幾名實力高強的前輩也沒有半分畏懼。
“你這玄冰門的娃娃也忒大膽了!來我門派盜取靈草竟然還巧舌如簧,今天定要給你們玄冰門一些教訓不成!”那身穿火紅長袍的中年人喝道。
“長河道友,因為何事發如此大的火氣?”一個白色的身影靈巧的躲避著樹木,飛快的來到這個名為長河的中年人面前,這人腳下隱約閃動著白光,似乎雙腳離地,行動速度之快恐怕連豹子也有所不如。
“紫霞真人,你好算計啊,竟然帶領門徒來我烈焰門盜取門派重寶!”長河道人見到紫霞真人后稍稍收斂了囂張的氣焰,這紫霞真人有著不俗的實力,其功力已經達到了后天三階,一只腳已經步入了先天的門檻,自己等人的功力也僅僅是后天二階而已,實力低微者更是僅有后天一階的境界。
“噢,難道這烈焰草是你烈焰門的獨家之物?這未免貽笑大方了?據我所知,在千里外的武夷山中這烈焰草可是分文不值。”紫霞真人捻須笑道。
“哼,難道你玄冰門要與我烈焰門為敵不成?今日必須交出烈焰草,否則休想踏出烈焰門的地界。”玄冰門在芒碭山是第三派,雖然排名第三大門僅落后于烈焰門,但其綜合實力卻遠遠落后于排名第二的烈焰門。長河說完,紫霞真人也忍不住變了臉色,“長河道友,你莫要欺人太甚,我率領幾個弟子前來采藥,并未進你烈焰門盜取草藥,此處距離你門派上有近百里之遙,難道你膽敢將這方圓百里上所有的生靈都圈做你烈焰門的守山獸?”長河聽到紫霞此話,沒有接茬。
在芒碭山修行的散修不在少數,若自己應口,難免得罪了這些性格怪僻的散修,雖然他們的實力普遍偏弱,但若共同討伐烈焰門,也是這個大派承受不起的。
“紫霞真人,這烈焰草并非珍奇之物,我烈焰門便送與你玄冰門,下次切勿再來本派打擾。”長河知道若自己等人與紫霞真人動手,恐怕傷不了他,反而會受制于他,這烈焰草也不是什么珍奇之物,便賣個人情 不朽蠻荒小說5200給他。
“哼。”紫霞真人只是哼了一聲,分開烈焰門眾人,率領眾弟子走過,烈焰門眾人不敢阻攔。待玄冰眾人走后,長河狠狠的啐了一口,“若不是你實力高出一截,我定讓你去地府報道!”
烈焰眾門徒起身返回烈焰門。
楊蛟躲在樹后目送著烈焰門徒離去,誰想到一陣風吹來,他所在的樹發出一陣聲響,長河轉頭望去,一眼便看到了躲在樹后的楊蛟。
“好大的膽子!竟然躲在樹后?你們玄冰門欺我烈焰門無人不成?”長河大喝一聲,楊蛟知道自己不能藏身,從樹后走出。
長河見到楊蛟后,謹慎起來:“你師傅讓你留在這里做什么!”長河怒道,手中的長劍已然抽出。
“前輩您誤會了,我根本不認識他們。”楊蛟說完,長河笑道:“你太不會說謊了,你師傅剛走,難道我會傻到分不清玄冰派的弟子?”長河走到楊蛟面前:“我不會欺負一個小輩,只要你說出你師傅把你留下的用意告訴我,我不會追究。”
“前輩,我只不過是路過此地,誰知道遇到了這樣的事情,還讓前輩誤會。”楊蛟說完,長河也泛起了疑惑:“難道此子當真不是玄冰門的弟子?”
長河想到這,深情緩和下來,上前兩步:“把你的左手伸出來。”楊蛟伸出左手,長河伸出二指搭在楊蛟的脈搏之上,他感覺到一股熱流自長河二指緩緩淌入左臂之中,隨后在自己經脈斷裂處停滯不前,楊蛟此刻沒有動手,因為他發現,在周圍還有其他人的氣息,從經脈靈氣上判斷,應該是烈焰門的人。
“嗯,你竟然是絕脈,那就不可能是玄冰門弟子了。”長河松開了二指,相信了楊蛟的話。
“前輩,我可以走了嗎?”楊蛟問道。長河搖搖頭:“雖然你不是玄冰派的門人,但我卻不知道你是否取了我派的仙草,所以,我要看看你身后包裹中有什么物件。”長河說完這話,楊蛟皺起眉頭,但卻不敢發作,藏在深處的人尚未現身,自己不能輕易出手。長河走到楊蛟面前:“把包裹給我,若查明沒有我派仙草,我會原物奉還。”
“這……”楊蛟包裹中并沒有什么值錢之物,他之所以如此是要引出樹林深處之人。
“怎么,難道你這包裹中有我派仙草不成?”長河不由分說,伸手便將楊蛟身后的包裹扯下來。
“前輩,前輩,若前輩查明沒有貴派仙草,一定要將包裹還我。”楊蛟的話長河猶如沒有聽見,打開包裹后,取出一粒雞卵大小的透明之物,猶如白玉,但卻散發濃郁的靈氣。
“這難道是晶石?”
楊蛟心道,這哪里是什么晶石?這乃是我凝聚起的靈力,孰無知,楊蛟這幾十年中鉆研經脈,對靈力的控制已經渾然天成,若靈力都不能凝聚在一起,有如何將它凝聚成如絲一般的靈脈?
長河的幾師弟也貪婪的望著長河手中散發著濃郁靈氣的圓球。
“前輩,能否還給我包裹了?”楊蛟說道。
“大膽!你盜取了本派至高寶物,竟然還敢討要,你活得不耐煩了,我不向本派稟告已經是對你最大的寬恕,滾蛋,滾得越遠越好!”長河突然翻臉,將這靈力球揣進懷中,隨手將包裹扔了過來。
躲在暗處之人依然沒有現身,楊蛟道:“前輩,這分明是我的東西,前輩這么做不是明搶嗎?”
“大膽!這分明就是本派至寶!”長河的強詞奪理與強盜何異?
長河看向楊蛟之時也有了幾分殺意。
,!
第五章 前輩饒命
“趕緊走!”長河喝道,他已經幻想自己成為烈焰門內門弟子,他的師傅至今的身份還是烈焰門外門弟子,其地位不過是守門而已,此刻自己憑借靈力濃郁的晶石,定可一舉進入內派,到時候師傅恐怕還要喚自己一聲師叔了。
長河沒有見過晶石,但見到此物靈氣濃郁,先入為主的認為這便是極品晶石。
楊蛟站在當場,他在等待暗中之人出現。
長河見面前這人不走,恐嚇道:“若你不走,休怪我心狠手辣。”長河說完這話,見少年依然不動,指尖冒出一團紅火,長河食指輕彈,這團火如流星一般飛射而出,撞擊在一個巨樹樹干之上。
轟,火焰劇烈的燃起,瞬間產生的強大氣流將楊蛟推開,那熊熊的火焰爆發了全部能量后,徹底消失,楊蛟站定身形,看著眼前滿目瘡痍的景象。
那巨大的火焰來得快,去得也快,最可貴的也在這里,火焰瞬間將全部能量釋放,敵人必不可抵擋。火焰爆裂之處,十丈之內僅剩焦土,原本茂盛的樹木已經成為灰燼,更讓人驚奇的是這十丈之外的地方竟然沒有受到任何的創傷。
這便是烈焰門功法的威勢?果然非同小可,比自己家族中的萬象決可是強了千萬倍,怪不得門派的實力會遠遠超越修仙家族?單從功法便可窺出一二。
捫心自問,楊蛟當初達到先天二階的時候,功法的威力才達到如此程度。
楊蛟一步一步離開
長河見少年離開,與眾師弟正準備返回烈焰派。
……
“你我兄弟回到門派后,都不準告訴其他師兄弟。”長河揣著懷中的靈力球,擔憂起來。
如此重寶在身,這些師弟當真不會告訴旁人?長河忽然感覺身子一陣麻木,隨即全身癱軟下來,長河赫然轉頭:“青山,師弟!你這是做什么!”
其他功力弱的師弟已經昏迷不醒。這被稱作青山的師弟緩慢地抽出腰間的長劍:“師兄,你還不明白我要做什么嗎?不要反抗,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一些,你現在已經中了散功丹的毒,若強行運功只能使你成為廢人。”
“師弟!師兄平日待你不薄,我對晶石也并不貪心,師弟若是要,拿去便是!”長河撐著身子,把懷中的靈力球取出。
“師兄真是聰明人。”青山說完,這話之后,刷刷幾劍,另外幾位師弟的人頭落地。
“師弟!你這是做什么!你就不怕門派追殺嗎!”青山的功力本不弱于長河,長河此刻又中了散功毒,根本不是青山的對手,只有求饒。
青山將靈力球拿起后,緩緩放入懷中,隨手一劍,長河的人頭落地,再無聲息,“師兄,真是對不住了,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危險,還是自己一人知道為妙!不過,師兄你也可以閉眼了,即便我不用散功丹你們也不是我的對手,不過以防萬一,我還是不得不浪費我的毒藥。”
青山話音剛落,一聲斷喝在其耳邊炸響:“孽徒!好大的膽子!”
青山被這巨大的喝吼聲震得心神潰散,一個連睫毛都白掉的老者走出,這老者身高八尺,星眉朗目,若他年輕六十歲,定然是個美男子,此老者已經年過百歲,但步伐異常穩健,好一番神仙的味道。
“啊,師傅!”青山見到老者后,心神俱厲,跪倒在地,身子抖如篩糠。
“孽徒,你竟敢殺害同門!為師今日定要清理門戶!”老者說完,手掌高舉,灼熱的氣息令人膽寒,單單這一舉掌便非長河之流可以比擬,火焰凝而不散,在手掌之上騰騰跳躍。
“師傅饒命啊!師傅饒命啊!”輕傷連連求饒。
這老者便是烈焰門外十三堂,第一堂堂主宮道遠,修為也達到了先天三階,若再進一步達到辟谷期,便可成為門派的內門弟子。
“好,那你說說你為何殺掉師兄弟,長河從懷中取出之物又是什么?”
青山見師傅已經知曉不敢 大唐依舊燃文有絲毫隱瞞,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宮道遠聽完之后喝道:“那少年前往哪個方向!”
青山指向楊蛟離去的方向。
“孽徒,跟我走!”宮道遠一把提起了青山,隨后如飛箭一般射出,眨眼之間便要追上楊蛟。宮道遠將青山扔在地上后,凝神細細觀察地面,隨后再次抓起青山直追楊蛟而去。
楊蛟此刻并未走遠,他在等待著一人的現身。
“小友慢走!”一個宏亮的聲音在身后響起,楊蛟轉頭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高大的老者正提著一人,飛快來到這里。
老者來到楊蛟面前后,從青山懷中取出靈力球道:“小友這可是你的?我這幾個頑徒實在可惡。”
“正是!”
“敢問小友是哪個修仙門派的弟子?”
“在下沒有門戶!”
宮道遠細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年,平淡無奇,似乎更無修為在身。
“不知小友可想入我烈焰門?”老者說完。
楊蛟道:“愿意,我愿意。”
“噢?”宮道遠見楊蛟這等神情,終于放下心來,“既然小友愿意加入我烈焰門,那為師便先替徒兒收起這晶石吧。”
宮道遠說完,將晶石揣入懷中,順手一揮,身側的青山頓時化為灰燼,宮道遠轉過頭,依然是慈眉善目:“徒兒,為師現在就送徒兒上路。”
宮道遠話音剛落,又一人走了出來,步履輕盈,細看,竟然是一少年,年紀也便只有十來歲。
可宮道遠見到此人后,當下魂飛魄散。
“師叔!師侄不知道師叔在此,還請師叔責罰!”宮道遠撩開衣襟跪倒磕頭。
“哼,師叔?恐怕,你連我這個師叔也是要殺掉滅口吧。”這少年說完,楊蛟長出了一口氣,躲在暗處之人終于現身了,竟然有辟谷二階的實力。
楊蛟十二歲時便達到了辟谷大乘境界,雖然現在倒退至后天三階,但若是打斗起來,他自信不會輸于此人。
“拿出來吧。”少年說完,宮道遠十分順從的從懷中取出靈力球交到少年手中。
這少年點點頭:“不錯,這濃郁的靈氣抵得上下品晶石了,就是不知道,這是從何得來。”
少年轉過頭,面對楊蛟:“這是你的?”
楊蛟點點頭。
這少年走到楊蛟面前,攥住了他的右手,一股難以忍受的炙熱氣流流入楊蛟體內,這少年這么做自然是想制住楊蛟,因為他已經看出楊蛟有后天三階的實力,但他自始至終都沒有展示自己的實力,并故意讓人發現這東西,可以推測,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這少年哪知道,楊蛟的目的便是引出自己!
“啊,絕脈?”少年震撼之時,猛然發現手上散發著靈氣的圓球毫無征兆地爆裂開來,化成蛛絲,將自己罩在當中,但這靈力凝結的絲線根本不能被外人發現,在宮道遠看來,似乎是這少年瞬間將下品晶石吸收了。
這少年面色大變,自己被這靈力網束縛住的同時,修為飛快的消散,不僅如此,他竟然有一種被冰封的感覺,正當少年要運功抵抗,為時已晚。
他此刻連聲音都呼喊不出。
冰晶沿著他的經脈迅速擴展,少年半個身子已經被冰封,原本恭恭敬敬跪在地上的宮道遠暴起發難,一掌拍在少年的背上,這一掌便深深的拍進了少年的骨肉之中。
“恩?難道師叔沒有達到辟谷期不成?為何沒有半分修為抵抗?”宮道遠心中正疑惑之際,卻發現自己的修為猛退,一股寒流已經涌進了自己的經脈!
“魔功?”宮道遠心中閃念,運功抵抗,但無以為繼,自己的修為不但銳減,那寒冷氣流已經游入自己經脈之中,徹底使本身修為功法大亂。
“啊,前輩饒命!”宮道遠的話音剛落,便徹底變成一座雕塑,還保持著騰騰殺氣,但已沒有任何生機!
,!
第六章 拜入仙山
楊蛟體內的寒流依然飛快的流動,此刻他的經脈已經與宮道遠的經脈連在一起。
楊蛟所控制的經脈凝成一股寒流在宮道遠體內運行一個周天,將其經脈破壞殆盡后又重返楊蛟體內,漸漸平穩下來,最后徹底隱沒于楊蛟體內。
“噢,原來自己竟能吸收二人的修為!”
楊蛟的靈脈融合入二人經脈中,徹底接管了二人的經脈,使得二人多年來修成的靈力淌入楊蛟體內。
寒流徹底消失后,楊蛟收回了靈脈,瞬間斬殺二人,楊蛟并未費多大力氣,其原因是自己的靈脈太過奇特,又是偷襲二人,那內門弟子腰間有一木牌上書,清真道人。
楊蛟將纏繞在清真道人身上的靈力網收回后,準備離開,一道光芒射入他的眼中,這是什么?宮道遠的徒弟青山只剩下了骨灰,在骨灰中有一只手鐲珊珊發光,那烈火可以將人瞬間燒成灰燼,但這手鐲卻沒有任何損傷。
楊蛟將手鐲揣進懷中,看向清真道人與宮道遠,楊蛟快步走到二人面前,伸手摸入二人懷中,將二人身上有價值的東西搜刮干凈,不過這次他卻沒摸到手鐲一樣的東西,在宮道遠身上盡是一些符咒,而清真道人懷中有一個木刻小劍,小拇指大小,異常精巧。
清點了戰利品后,楊蛟迅速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一日后,烈焰門的人才發現了宮道遠與清真道人的尸首,兩人的死在烈焰門引起了不小的馬蚤動,據烈焰門長老推測,這二人是死于玄冰決的攻擊,并且此人的修為極高,可以肯定,擊殺了宮道遠與清真道人的是玄冰門的長老,甚至是掌門,否則誰也不能使兩人體內經脈盡斷,并且沒有任何外傷,只攻擊體內經脈,那是一般修仙者不能做到的,烈焰門長老捫心自問,他做不到。
清真道人背后那一掌,是在他死后補上去的,這也是他們疑惑的地方,清真道人都死了,為什么還要多此一舉?
清真道人的師傅余成子更是怒不可加,自己的愛徒不但被人擊殺,就是自己賜予愛徒的符寶赤竹峰也被擼去,這赤竹峰乃是他的心愛之物,不久前才舍愛贈與愛徒,這符寶威力之大非同小可,僅弱于他現在所使的符寶千鈞幡。
……
楊蛟步入玄冰門的領地后,更加隱匿的行進,他可不想再遭遇一次打劫,雖然他很樂意打劫對方。
青山的那枚手鐲,楊蛟依然沒有搞懂有何作用,但他卻可以肯定,這只手鐲一定不是凡品,這手鐲不但耐火,而且耐寒,刀劍砍上去連個傷痕都不會留下。
“聽說沒有?玄冰門又開施恩門了,咱們去試試,看看有沒有機會一登仙門。”
“還是別去了,人家只收少年,咱們這般大老粗,人家肯定不收!”
兩個獵戶手持鋼叉邊走邊說,楊蛟聽到這話,登時產生了一個念頭,拜入玄冰門,若有老師指點,自己也便省去很多事,但又想到自己的年紀,還是作罷吧,但隔在門外看看也好。
每隔三年玄冰門都會開施恩門,招收門徒,年齡在五歲至十六歲之間,其中以五歲優先,在八月八這天,玄冰門都是異常熱鬧,在玄冰門掌管的領地內,哪個獵戶不想把自己的孩子送進去?今年的施恩門擬設招收八十八弟子入門修煉,比往年多出了四十人,這可是百年一遇的機會。
這玄冰門主峰在玄冰峰之上,原本這座山頭名為天柱山,后玄冰門再次開山立派,更名為玄冰峰,這施恩門便在玄冰峰展開。
楊蛟來到玄冰峰下 九墓迷城sodu,抬頭望去,這玄冰峰直插云霄,隱約可見這座山上有著廟宇,山腳下聚集了各種各樣的人,獵人,農民,甚至是書生,更讓人驚嘆的是,竟然還有騎著高頭大馬的將軍在山下等候。
青石雕鑿的巨門橫在入峰的要害之處,這面巨門上書三個大字:‘施恩門’。周圍是高大青石砌成的墻壁,巍峨高大。
這些人雖然各盡形態,但都有一個相同點,那便是領著一個年歲不大的少年,可憐天下父母心,有些人舍棄家業,行千里來到這里,便是為了使兒子一步登天,入得仙門享受無盡壽元。
楊蛟到來時,這施恩門尚未打開,驕陽當中照射,讓人口渴異常,但卻無人有焦急之色。
“當……當……當……”悠揚的鐘聲敲響,響徹數百里,等候在施恩門外的眾人摒住了呼吸。
“我玄冰門于八月八日創派,至今延續兩千八百年,此次施恩門再度大開,收入八十八名有緣人。”這聲音響畢后,這座三丈多高的青石門緩緩抬起,“請年齡符合的有緣人入內!”
“娘,我不去,我不去。”一個六七歲大的孩子抱著母親,不愿撒手,這母親也是不忍,兒子一入山門恐怕便再也不能見面,但母親卻狠狠的將其推開:“進去!娘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這母親在五年前便為了兒子能趕上施恩門不分晝夜的織布,整整五年,她的手已經磨出了厚厚的繭子,但她也終于湊夠了這行千里路的路費。
這少年三五步一回頭,向施恩門走去。
楊蛟靈機一動,矮了身形,跟隨眾人走入施恩門,不能拜入玄冰門,見識見識總沒錯吧。進入施恩門后,他頓時被眼前的景象震懾,在外看,這座玄冰峰郁郁蔥蔥,隱約可見一些房舍,有些破落,進入施恩門后,他才發覺自己大錯特錯,這玄冰峰上,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落于眼前,無窮盡的高大屋舍盤旋玄冰峰上,大殿前站立著眾多身穿白色道袍的玄冰門弟子。
一名身材高大的老者見一眾少年入門,犀利的目光掃視了一眼,楊蛟登時覺得動彈不得,隱約發現那老者怒視自己一眼,這老者竟然只筑基期的高人。
進入施恩門的近千名孩童都聚集在這里,要從這千人中脫穎而出,這是何等嚴酷的競爭。
“不錯,不錯,這屆施恩門的確來了幾個慧根不錯的弟子。”老者說完,隨意指了幾人,被老者點到的孩子均是五歲左右,這幾個孩子被玄冰門弟子帶入大殿。
楊蛟自然不在此列。
“你們跟我來。”老者沖著剩下的少年一揮手,楊蛟跟隨眾人緊隨老者身后:“修仙不僅僅依靠慧根,還要有毅力,修仙之路異常艱險,若沒有毅力定走不遠。”
老者邊走邊說,“下面便要考察你們的毅力如何。”
老者說完,楊蛟猛然感覺腳下一空,身子飛落而下,這是他才發現,自己竟然不知不覺走到了懸崖盡頭,而后摔落。
這一下不摔死才怪,楊蛟暗罵起來,眼看便要摔在地面之上,驟然天地變換,他發現,自己依然站在原地,并未有什么懸崖峭壁,眼前依然是那大殿,老者依然站在殿下。
這,這怎么可能?難道是幻境?
楊蛟轉頭看去,自己身邊的幾名孩童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不過能夠站立的孩童依然有二百余人。
“不錯,你們能夠忍受這種程度的幻境很是不錯,你們入殿吧,其他人送他們下山吧。”老者說完,玄冰門弟子遵照吩咐將昏迷不醒的孩童一一送到山下。
,!
第七章 玄冰閣書童
楊蛟跟隨眾人正準備進入大殿,洪長老看向楊蛟,“你不必進入了,早便見你不服年齡,你卻賴在此處。55885。com”楊蛟聞言看向洪長老,此時一名弟子已經走到自己身邊。“這位小友請下山吧。”那弟子說完,楊蛟沒有邁動腳步。
“你怎么還不走?”這名弟子已經沒有了什么耐心。
“我要等洪長老出來!”楊蛟的話音剛落,一個身穿紅袍的老者從一個偏門走進來,“清塵,因何事再次喧嘩?”
這名弟子見到這個老者后,恭敬地喚了聲木長老,隨后將楊蛟不肯走的事情訴說出來,木長老看向楊蛟道:“修仙之路異常艱險,你可有毅力?”
“有!”
“你可識字?”木長老又問道。
楊蛟點點頭。
“好,既然如此,那我便給你個機會,跟我一起去看管玄冰閣。”木長老說完,楊蛟便要跪倒拜師,但被木長老攔下:“我沒有收你為徒,你不過是看守玄冰閣的童子罷了。”
這人見到楊蛟后大喜,這楊蛟有后天三階的實力,但偏偏又是絕脈,不能繼續提升,這不正式看守玄冰閣的不二人選嗎?即可以護玄冰閣,又不會因偷學功法,提升了實力,而威脅到玄冰閣。
這名弟子見楊蛟被木長老帶走,幸災樂禍的笑了,玄冰閣是什么地方?自然是存放著玄冰閣千年來搜刮的功法,秘籍,但這弟子為何卻幸災樂禍?這玄冰閣看似是個好地方,其實不然,進入玄冰閣后便限制出入,有些弟子數年才準許出來一次,更有弟子,數十年都未曾出來,待出來時,已是垂暮之年。而這些弟子只要有師傅的腰牌便可進入玄冰閣,這守閣童子是個名副其實的苦差事。
楊蛟并不知道玄冰閣的規矩,他此刻正跟在木長老身后慶幸不已。
木長老帶領楊蛟來到一個高大雄偉的殿堂,大殿之上的金色牌匾書有‘玄冰閣’三個字。
“跟我進來吧。”木長老手一揮,大殿的偏門打開,二人走進玄冰閣,進入玄冰閣后,他發現這玄冰閣內別有洞天,在外面看這玄冰閣高大,但進入內部,才知道這玄冰閣不僅僅是高大罷了,簡直就是另外開辟的一個天地。
“從今你就看守玄冰閣,拿去,這是玄冰閣一層的書目。”木長老說完,丟過一部竹簡,“那二樓呢?”楊蛟順著樓梯向上看去。
“二樓不用你負責,待你呆滿十年,自然就可以去二樓了,這里的書你可以隨意看,看完后放回去,若有弟子來取書,諾,讓他將手摸一下這個塊石頭。”木長老說完,憑空取出一塊碧玉。
“是!”楊蛟接過了碧玉后,木長老便走向了二樓,“那里有個小門,里面的院落就給你居住了。”木長老的身影在走廊盡頭消散。
“是!”楊蛟沒想到自己這么輕易的便進入了玄冰閣這等寶地,楊蛟打開書簡后,一座玄冰閣立體圖駭然出現于面前,這突兀的景象著實讓楊蛟一驚,觀察片刻后,他才明白,這書簡并非單純的記錄了書目,而且用大神通制造了一個 三國王牌軍閥小說5200迷你玄冰閣。
從這個立體影像中便可以輕易找到玄冰閣任意一本書,楊蛟任意選了一本,書名為《修仙見聞》。
楊蛟根據影像尋找到了這本修仙見聞,將其展開后,立刻被內容深深吸引。
本書開篇第一句為:修仙者的盡頭是哪里?直到現在,我依然在探索。這本書中記錄了一個修仙者的見聞軼事。
楊蛟漸漸了然,自己懷中的符咒封印著法術,只需靈力催動便可發動強大的法術,而那小巧的木劍,乃是符寶,極為貴重,可遇不可求。
楊蛟十二歲前自然備受家族重視,但隨后幾十年,楊蛟并未走出過院落,對修仙界的事情,自然也知之甚少。
本書中明確記錄了修仙功法層次,而楊蛟這時才認識到了,這符寶與法術威力有著另一套等級規格。
玄冰門八位長老中有六位達到了筑基境界,掌門更是筑基大乘,僅差一步便可結丹。
楊蛟通讀此書后仿若隔世,此書給他的震撼太大了。
“啪!”楊蛟發現手中的青石發出了奇異的聲響,而這時,已經有一人走入玄冰閣,此人身高八尺,身穿青色道袍,背青黃寶劍。
“有勞師弟幫師兄取一本書。”這人對楊蛟面生得很,推測此人是剛剛進入玄冰閣。
楊蛟站起身,打量來人:“師兄取哪本書?”
這身穿青衫之人道:“愚兄奉家師之命來取《玄黃決》。”
楊蛟想起了木長老的囑咐道:“腰牌呢?”
“在這里,在這里!”這人取出兩片腰牌抵到楊蛟手中,楊蛟翻起腰牌,第一塊腰牌上書,青竹峰宗主,玄黃道。第二塊腰牌寫:青竹峰弟子,劉漠然。
“原來是劉師兄,我這便為師兄去尋。”楊蛟說完,尋找到了《玄黃決》交給了劉漠然。
“多謝師弟。”劉漠然說完,站在原地,楊蛟此刻又去觀看《修仙見聞》。片刻后,楊蛟抬起頭,見劉漠然依然站在原地道:“師兄為何不走?”
劉漠然聽到這話苦笑道:“師弟,我到是想走,但若沒有留印,我是走不出玄冰閣的。”
“留印?”楊蛟想起了木長老的話,摸出了玉石道:“是不是這個?”
劉漠然連連點頭:“是的,就是這個。”
劉漠然在玉石上摸了一把,登時身上閃爍出一道淡淡的光暈,“多謝師弟。”劉漠然道謝之后,離開了玄冰閣。
楊蛟摸著手中的玉石,甚是好奇,當下自己也摸了一下,但沒有任何光暈出現。
“真是怪了。”楊蛟低語了一句,不再細想,摸著懷中的符寶與符咒,還有那不知名的手鐲,先查查自己的家當吧,楊蛟快速的找出了幾本關于符咒與符寶的書,但那手鐲,他卻無從下手,因為他根本不知道這手鐲的用處是什么。
很快?br />免費TXT小說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338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