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傳聞-第5部分

管。對了,如果需要用錢,或是有什么問題,你只管找小林。他是府里的總管,明天我會帶你去見他。”
  可兒點了點頭。她看著手里的紙卷,又問道:“將軍可知道府里有多少人?那些人的工作都是怎么安排的?”
  凌雄健摸了摸鼻梁。可兒這才發現,在他的鼻梁的一側有一道細細的傷疤。他的手指正在那道傷疤上來回移動著。
  “應該有一二百號人吧。具體他們都做些什么工作……你要問小林。不過,我想小林應該也不太清楚。他一直比較精通于帳務上的事,對
于管理家務,他跟我一樣是外行。”
  可兒聽出了他對那個叫“小林”的人的護衛,不由微微一笑。
  “我想,那位林先生那里應該有花名冊之類的東西吧。”
  這提醒了凌雄健,他連忙點頭。
  “啊,對。是有這種東西。明天我讓他拿給你。”
  可兒點了點頭,默默地在心里籌劃著明天需要做的事情。
  此時,門外的天色已經全黑了。那四處高掛的燈籠將這空曠的房間照得如同白晝。
  當她從恍惚中醒來,抬起頭時,正瞧見凌雄健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突然,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襲上心頭,可兒猛然間意識到,如此空
曠的房間里,就只有她和凌雄健兩人。
  她拼命地在腦海里搜索著還有什么問題要問,卻怎么也想不起來。
  “呃……,如果沒有什么事情了,我想……,我想知道,我住在哪里。”
  凌雄健詫異地看著她。
  “當然是這里。還有哪里?你不是嫁給我了嗎?”
  可兒驀然紅了臉。她不知道凌雄健對她的情況了解多少。也許,他以為她是一個寡婦,就該對夫妻生活了解很多。
  “我……我以為……我們會分開住的。”她囁嚅道。
  凌雄健的胃部又是猛地一縮。說實話,他并沒有仔細考慮過新婚之夜的問題。他甚至沒有考慮過一位妻子與一位管家有什么不同。但是,
現在,他突然意識到,管家與妻子是不一樣的。
  他有些窘迫地轉身去,看著自己的臥室。這間臥室全然是為了他的方便而布置的。他的婚事對于這間臥室的唯一影響只是在各處都被貼上
了大紅喜字而已。
  顯然,這間臥室并不適合女人居住。然而不知怎的,凌雄健并不喜歡讓可兒單住的念頭。
  他轉頭看著可兒,發現她的臉又紅了。她可真是一個會臉紅的女人。他想道。
  可兒偷偷瞥了凌雄健一眼,只見他正皺著眉看著自己。無來由地,又是一陣心慌,她忙道:“沒關系的,我怎么樣都可以……”的
  “是嗎?”
  凌雄健向前跨了一步,可兒本能地后退了一步。
  這個下意識的動作讓凌雄健有點不高興。他站住,盯著可兒的臉。
  可兒感覺自己就象是一只受到魅惑的小鳥,只能呆呆地看著那個即將向自己襲來的猛禽。
  她意識到這個比喻簡直太形象了,便不自在地轉移開視線,不再與他目光接觸。她低垂下眼睛,無意識地注視著他那粗壯的脖子上正在跳
動著的一根青筋。
  凌雄健凝視著她,沉默了一會兒,才突然說道:“那天,我們曾經說過各自對這段婚姻的期望。我希望能有一個幫我管家的妻子。而你,
呣,說實話,我并不認為你說的是你對婚姻的期望,倒更象是對婚姻不成功之后的打算。那么,你想要一個怎樣的丈夫?”的
  可兒抬起頭,驚訝地望著他。她曾經領教過他的敏銳與機智,卻沒有想到他還會費神去細想她所說的話。而就她所知,男人們是從來不仔
細聽女人們說話的。
  她突然想起之前曾經猜測這位將軍可能是那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漢”的話。凌雄健的四肢雖然發達,很明顯,他的頭腦卻一點兒
也不簡單。而且,也絕對不是莽漢。
  “呃……我……我想……我并沒有仔細想過。”
  可兒轉動著眼珠支吾著。
  “撒謊。”凌雄健又向前跨了一步,溫和地反駁。“任何女人都會想像一下自己想要的丈夫和家。你不可能沒有想過。”他頓了頓,又道
:“我說過嗎?我很喜歡你的坦率。而且,我認為,對于你我來說,這是一件好事,也是一個好的開始。我希望我們能一直坦誠相見。現在,
告訴我,你想要一個什么樣的丈夫?”
  他又向她逼近一步,低頭哄誘著。
  可兒紅著臉,又后退一步,手中無意識的扯著身上那件帔帛的飾邊。
  “我……沒有認真的想過,像……像將軍這樣的就很好了。”
  他稍微退后了一點,好奇地望著她的臉。
  “在你眼中,我是什么樣的?
  可兒因他的稍退而大大松了一口氣。
  “你……很細心,也很體貼,而且,還很聰明。”
  這個答案讓凌雄健覺得很意外。人們總是形容他是嚴厲的、不茍言笑的,嚇人的。偶爾也有人夸他是聰明的,卻從來沒有人說過他是細心
、體貼的。他不由地又摸了摸鼻子,笑了。
  “我真懷疑你說的是不是我。”
  “當然是你。”可兒抬起頭,堅定地看著他。她聽過他的風評,不過,她認為那是眾人誤解了他那張石雕一樣的嚴肅面孔而已。
  “那天我就說過,你很注意自己的力道。只有細心又體貼的人才會注意到他人的感覺……”看著凌雄健再次欺近,可兒的聲音突然間消失
了。
  凌雄健有趣地望著那張再度漲紅了的臉。
  “希望我是你說的那種人吧。不過,如果發現我不是時,也不要太失望才好。”
  他忍不住伸出手,以拇指輕輕撫過可兒那嫣紅的臉蛋。
  “你還真是會臉紅。”
  指下,那如同凝脂般細膩的肌膚讓他流連忘返。可兒本能地又后退一步。凌雄健則本能地追上一步,將她困在書桌與自己之間。
  可兒的背部撞在書桌上。她下意識地伸手攔住凌雄健繼續往前的身體,喃喃地請求著:“別再靠近了。”
  “為什么?”
  凌雄健伸手拿掉那個礙眼的鳳冠,可兒的秀發立刻如瀑布般披瀉而下。他有些愕然地看著那一頭又黑又亮的秀發,它們幾乎鋪滿了半個書
桌面。
  可兒又羞又急,收回一只手去攏頭發,卻被凌雄健一把抓住。
  “你的頭發好長。”
  他伸出另一只手,手指插進她那濃密的秀發當中,梳理著。
  可兒的頭皮一陣發麻,一股令她全身酥軟的熱流似乎從他的指尖經由頭皮,流向全身。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寒戰。
  “你冷?”
  凌雄健低下頭,詢問地看著她。突然,一股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從可兒的身上散發出來。
  現在才是初春而已,怎么會有茉莉花香?凌雄健不由靠近她,尋找那香味的來源。
  可兒緊張地搖搖頭。她瞇起雙眼,想要躲開他湊向她脖子的臉,卻又害怕傷了他的自尊,于是只好僵在那里。
  “你……你在干什么?”她用細細的聲音問道。
  “你好香。”
  凌雄健享受著可兒的緊張,他把鼻子貼在她那柔嫩的脖頸上,卻沒有想到那柔軟而細膩的觸感引發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過的身體上的渴望。
  他直起身體,看著她的臉。
  對于性事,凌雄健并不陌生。由于戰爭的刺激以及年少任性,他與他的同僚們一樣,曾經有過一段十分放蕩的日子。只是,那種日子過久
了,他便開始對那樣一種單純的肉體滿足越來越感到“不滿足”起來。他越來越感覺到這種行為只能引發他的內心產生一種令他無法理解的、
讓人沮喪的空虛之感,做得越多,就越覺得空虛。漸漸地,這件事也就顯得不再象當初那么有趣了,他的“性”致也跟著降到最低點。事實上
,近三年以來,除非實在需要,他已經很少與女人廝混在一起了。
  凌雄健努力回憶著最近一個與他有肌膚之親的女人是什么樣子。奇怪的是,他竟然一點兒也想不起來——盡管他清晰的記得,那是三個月
前,為了慶祝他的完全康復,他的好朋友靖國侯楚子良將他府上的一個歌伎打扮整齊放在一個銀盤中抬到他面前的。
  “你是我的妻子。”他握住可兒的手,將它又抵回他的胸口,提醒道。
  “我……我知道。”可兒慌亂得不知該如何是好。這不像她,她總是知道在什么情況下該怎么辦的。
  “我……,一般情況下,我都知道該怎么辦的,”她不想讓凌雄健認為她無能,便胡亂的解釋道,“只是,這……這種情況我也是第一次
遇到……,所以……,所以……”
  “什么?”凌雄健一頭霧水,不知道她在說些什么。
  “我……,”可兒鼓起勇氣,抬頭看著凌雄健的眼睛。“不知道將軍對我了解多少……”
  “我知道你是很能干的管家。”凌雄健安慰地笑著。
  “除此之外呢?”
  “除此之外?”凌雄健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于是,只是望著她。
  “我是一個寡婦。”
  “是的。我知道。”
  可兒紅了臉,咽了一口唾沫,接著道:“我……,是一個望門寡婦。”
  凌雄健疑惑地望著她,一時不明白她在說什么。接著,他突然明白了,不由哈哈大笑起來。
  “難怪你那么會臉紅。”他又摸了摸她那溫潤如玉的臉頰,溫和地嘲弄著。“我想,這代表我需要更小心的對待你才行。”
  可兒連忙抬起頭來,“不需要。”她保證道,“我從十二歲開始就做管家的工作了,我絕對能勝任的。”
  凌雄健又爆出一陣大笑。他發現,這幾天里,他大笑的次數可以抵得上他半年的了。
  他低下頭,俯在可兒耳邊輕聲笑道:“我指的不是你的理家本領,而是指在床上。”
  可兒驚跳起來。
  凌雄健不容她反應,一把將她打橫抱起,向床邊走去。
第七章 新婚之夜
  可兒咽下一聲驚呼。她不想顯得大驚小怪的,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只得順勢揪住凌雄健的衣襟,低下頭,拒絕看他的臉,任由他
抱著自己向那張巨大的床走去。
  她跟他猜想的一樣輕。凌雄健抱著可兒,看著她那低垂的頭頂,咧開嘴笑了起來。他將她輕輕放在床上,那長發刷過手臂的感覺讓他的腹
部不由打了一個結。
  他抽開手臂,并沒有立刻離開她,而是懸在她的上方,好整以暇地望著那張幾乎要滴下血來的臉龐。
  可兒無助地躺在凌雄健的身下,她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卻又不敢大力的呼吸。凌雄健雖然并沒有真的壓著她,卻故意使兩人的距離
近得讓她每一次的呼吸都會似有若無地觸及到他的身體。她紅著臉,小心翼翼地控制著呼吸,盡量保持不動。
  昏暗的燭光下,可兒的臉出人意料的嬌艷欲滴。凌雄健的拇指輕輕劃過她修長的眉,又刷過那半蓋著黑亮眼眸的濃密睫毛——它們正象蝴
蝶翅膀一樣在急促地顫動個不停。然后以手掌平貼在她熱燙的雙頰上,溫和而緩慢地笑道:“那天,我并沒有更正你的一個錯誤設想。不過,
現在告訴你也不遲,你想錯了。對于我來說,娶妻就是娶妻,不是為了什么不得已的理由,也不是為了要一個不拿工錢的管家。而且,我也不
打算休了你,讓你去學那個什么白寡婦自立門戶去。所以,你只能安心地做我的妻子。明白嗎?”
  對于凌雄健來說,妻子就是妻子。屬于他的東西,除非他想放手,不然就永遠只會屬于他。
  他的手指輕拂過可兒的腮,向上游走到她小巧的耳朵上,并且輕輕揉弄著她柔軟的耳垂。
  凌雄健那雙游走的手象狂風一樣,不僅攪亂了可兒的呼吸,更攪亂了她的思維。她努力逼迫自己鎮定卻無法做到。此刻,她全身的血液都
在耳際激烈地奔流著、轟鳴著,以至于她幾乎聽不清他在說些什么。她慌亂地抬起手,想要擋開他的手,卻被他握住。
  凌雄健取下礙事的耳環,隨手放在枕邊。
  “你明白嗎?”他扣住她纖秀的下巴,揚起眉毛。
  在他那意帶威脅的目光中,可兒昏亂地點點頭——事實上,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點頭,她只是想要讓自己盡快的脫離這種陌生的、受
制于人的感覺。
  凌雄健滿意地笑了。他的眼眸專注地鎖著她的眼眸,不讓她有片刻的躲避。他的手指沿著她的下巴,游移到她那柔軟而溫暖的唇上。
  “很好。”
  他的拇指輕撫著她豐滿的下唇,聲音顯得低啞而沉重。
  一種異樣的酥麻感從她的唇一直彌漫進她的骨髓里。可兒全身癱軟地屏息看著他低下頭來,那溫熱而略有些急促的呼吸意有所圖地噴在她
的唇上。她猜到他想干什么,卻怎么也找不到力量來阻止他。
  凌雄健緩慢地、不容置疑地貼上可兒的唇。她的唇在他唇下微微地顫抖了一下,便緊張地靜伏下來。
  可兒的唇柔柔的、涼涼的,并且帶著一絲難以描繪的甜蜜。凌雄健不禁一陣心旌搖動。驀的,一股幾乎控制不住的原始欲望沖刷過他的全
身。他提醒自己,她是一個“望門寡婦”——想到這,他不由又微笑起來。
  他克制住體內如猛獸出籠般的沖動,小心翼翼地貼著她的唇緩緩蠕動著,讓她慢慢適應他的存在。
  可兒好奇地容忍著他的唇。與“石頭將軍”那堅硬的外表不同,他的唇竟出人意料的柔軟,柔軟而溫熱。當他貼著她緩緩移動時,兩個人
的氣息親昵地交融在一起。可兒的心不由為之一動,剎那間,那包圍了她很多年的孤寂突然消褪,隨之而起的,竟是一種莫名的渴望……可兒
緩緩地閉上眼睛,任由自己沉浸在這陌生的感覺中。
  直到感覺到可兒的唇不再僵硬,凌雄健這才稍微加重了一些力道。
  他微張開唇,以唇撫弄著她的唇,然后,溫柔地含住她的下唇,吸吮著、輕咬著、舔弄著、戲耍著……直到渴望將他逼進無法容忍的地步
,這才以舌輕輕叩擊著她的牙齒,堅持的要求著。
  可兒吃驚地感覺著他的唇齒在她的唇上所制造的感覺。這是一種她從來不曾體會過的感覺。當他輕柔地舔吻著她時,一股奇怪的熱力從她
的腹部升起,進而一種似沉重又似無力的感覺漫上她的四肢,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才克制住不要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子。
  漸漸地,在他溫柔的攻勢下,她的呼吸紊亂了,心跳也激狂起來,那思緒更如風中的殘葉,不知所終……
  當他的舌鉆進她的唇,似嬉戲似索求地舔撬著她的牙關時,她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卻極想給他他想要的。于是,依照本能,她順從地微張
開嘴。
  凌雄健的舌立刻如同靈活的蛇一般鉆入她的口中。
  可兒嚇了一跳,她想躲開那陌生的攻擊,卻發現不知何時,凌雄健的大手已經緊緊地扣住她的后腦,讓她無法躲避,只能承受他的熱吻。
  直到碰到她的蘭舌,凌雄健才知道自己有多渴望這一刻。他無聲地低吟著,溫柔而急切地纏上她。他知道她不懂男女間的情愫,他想逼自
己放緩步調慢慢來,只是,他的身體卻不愿意放棄這一刻的極至享受,他只能無助地擁緊她,逼迫她向自己投降,索求著他所想要的一切。
  當他的舌以她從來不知道的方式纏上她時,可兒想,這真奇妙,原來相濡以沫就是這樣的……然而,她的思緒也只能走到這一步。下一刻
,當他半急切半強迫地勾著她的舌,在她的唇內四處游走時,她的理智立刻在一陣高熱下全部化為一片灰燼。整個世界里,除了他那令人窒息
的唇和無所不在的舌,便只有漫天的火焰……
  當凌雄健放開她時,可兒只覺得頭暈眼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她覺得自己仿佛是在夢中,又仿佛是在空中。一種從來沒有過的飄飄然
的感覺盈滿全身。
  她張開眼,卻只見凌雄健正專注地看著她。那雙深邃的眼眸底部泛著幽幽的藍光。可兒好奇地看著他那眼中奇異的色彩,意識卻堅決地停
留在他沉重地壓在她上方的身體上。突然之間,她真實地體認到男女在身體構造上的不一樣,不由燥紅了臉,本能的掙扎起來。
  這一動,她才發現,凌雄健的一只大手不知何時已經鉆進她的衣服,正在輕撫著她的腰際。
  凌雄健以體重壓住她,輕笑道:“我正在猜,你什么時候會臉紅。”說著,他抽出手,站起身來,解開護在腰間的黑色皮甲扔到一邊,又
坐在床邊脫去那雙厚重的皮靴。然后轉過身來看著可兒。
  可兒立刻閉上雙眼。
  凌雄健笑道:“你總要習慣的。”
  閉起眼睛,可兒才發現,她的感官反而更加的敏銳。她聽著他發出“窸窸窣窣”的細碎聲響,猜測著他的動作,心卻在一個勁的“撲咚撲
咚”地跳個不停。直到實在忍受不了那股壓力,她猛地坐起身來。
  凌雄健靈巧地向后退避了一點,可兒的頭險險地擦過他的肩。
  “我……我想,也許,也許……你先告訴我……呃,你……我……呃,要怎么做……那樣會比較好一點。”可兒低垂著頭,羞澀地低語。
  凌雄健的雙手撐在她身體的兩側,以身體逼迫著她向后退去。
  “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他逗弄著她。
  “……”可兒抬起眼,卻正迎上凌雄健半裸的胸膛。她連忙躲開視線,卻又被凌雄健抓住下巴。
  “不許躲開。”他命令道。
  可兒被迫抬起頭,目光快速地掃過他,本能地又要閉上雙眼。
  “呣,也許閉上眼睛是個好主意,那樣,你就不會知道我要干什么了。”凌雄健語調慵懶地說道。
  可兒立刻睜開雙眼。
  凌雄健很滿意他的威脅奏效了,得意地點點頭。直到可兒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這才又緩緩說道:
  “我知道,你不知道等一下要發生什么,所以有些害怕。不過,有些事即使說了你也未必會了解。所以,我打算一步一步來,慢慢的教你
。怎么樣?這樣你安心一些了嗎?”
  可兒紅著臉點點頭。雖然他的話未能全部的安撫她,卻多少讓她放心了一些。他真是一個很體貼的人——她慶幸自己沒有看走眼。
  “那么,我們先走第一步。第一步,你要先熟悉我的身體。這對你來說難嗎?”
  可兒漲紅臉,囁嚅道:“有……有些難。”
  凌雄健被她的坦白逗笑了。
  “習慣了就好。”他安慰道,“首先,你得先看著我。我的身體很嚇人嗎?”
  可兒抬起眼,看著那雄壯的寬肩,本能的點點頭。當她看到凌雄健覺得有趣的目光時,又趕緊搖頭否認。
  作為當家奶奶,她在指示男仆們進行一些體力勞動時,偶爾也看過打著赤膊的男人——只是,那些男人都不是他。可兒臉紅地想,而他,
正是她的夫君。
  夫君!可兒突然強烈地意識到這個詞,心頭不由一動。她曾經有過一位夫君。只是,他卻是她生命中的一位匆匆過客。在可兒的印象中,
她的前夫一直是一副病弱的孩子模樣。而這個“夫君”……不管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強壯的……男人。
  看著他強壯的身軀,可兒的心頭突然涌起一陣久違的渴望。小時候,她曾經夢想過擁有這樣一位身體強壯的兄長來為她排憂解難,并且在
她傷心或感到孤單時安慰她、保護她。只是,她從來沒有如愿過。即使是在九歲之前,她所擁有的也不過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的保護而已。
有那么一刻,她好希望她能擁有這份強壯,哪怕只是暫時的擁有……
  可兒緩緩地抬起眼,目光朦朧地打量著凌雄健。
  他有著一副十分健美的身材,肩膀寬闊有力,肌肉線條清晰。他的膚色如銅,胳膊粗壯而結實……
  可兒驚奇地發現,自胸口向下,他的身體上竟然有一道細細的毛發,呈線狀向下延伸,直到消失在褲腰以下。她不禁好奇地伸手摸摸那道
“線”,它們比她想像的要柔軟得多。
  凌雄健猛地倒抽一口氣,那腹部的肌肉塊塊壘起。
  她連忙收回手。
  “不要。”
  凌雄健握住她的手,將它固定在他的身上。
  “繼續。”
  他的聲音再次變得沙啞而低沉。
  “我……沒有弄疼你吧?”
  可兒擔心地問。
  “沒有。”
  凌雄健搖搖頭,他仍然抓著她的手,引導著她在自己的胸膛上漫游著。
  可兒清晰的感覺到掌下凌雄健那快速的心跳,她的心跳不由也跟著亂了節奏。
  起先,可兒只是任由凌雄健拉著她的手在他身上移動。當她的手指在他腰際找到一道長長的傷疤時,她才突然發現,他不知何時已經松開
了她,而她的手指卻象是有自主意識一樣,仍然在他的肌膚上游移著。
  她告訴自己,這是她的夫君,她已經嫁給他了!
  可兒按下羞澀,好奇地輕撫著那道幾乎有五寸長的傷疤。
  “一定很疼。”她的聲音里藏著隱約可見的疼惜,“是什么傷的?”
  “彎刀。”
  凌雄健猛吸著氣,那似有若無的碰觸幾乎令他瘋狂。
  “我不喜歡這些傷疤,一定很痛的。”
  可兒撫摸著肋骨上另一道已經不太明顯的傷疤,無意識地喃喃自語著。她自己一向就最怕疼痛。
  凌雄健立刻決定不能讓她看到他的腿。
  “這里也有一道。”可兒在他的腹部又找到一處傷疤,“這個比較小,卻好象比那個深了好多。這又是什么傷的?”的
  “箭。”
  凌雄健從齒縫里說道。她的手指無意識地在那道舊傷處劃著圈,卻令他血脈賁張。
  她似乎喜歡上碰觸他了,而這對他來說卻像是一道甜蜜的酷刑。
  原來,與人親近是如此愉快的一件事,可兒模糊地想道。她已經不記得什么時候曾經與人有過親密的肢體接觸了。似乎從她記事起,就沒
有人抱過她,她也沒有抱過任何人。偶爾,當她感到難過時,她也希望能抱住什么人痛哭一場;或者有誰能抱抱她——哪怕只是輕輕碰觸她的
肩頭——也能給她一點安慰。然而,她卻從來沒有得到過這樣的機會。
  可兒不由自主跪坐起來,靠近他,手指仍然在他身上探索著。凌雄健肌膚的熱度令她驚訝。他的身體看上去很堅硬,碰觸起來卻又十分的
柔軟。而她又能感覺到那柔軟下蘊藏的力量——就象裹著絲綢的鋼鐵。
  她突然間又想到,在這副看似無情的戰士身軀里,其實同時也包裹著一顆溫柔的心。
  “你一定吃過很多苦。”
  她又在他的肩頭找到一處傷疤。為了看仔細,她的頭湊了過去,那輕柔的呼吸溫暖地拂過暗金色的肌膚。
  凌雄健的意志力出現一道細微的裂縫,他發出一聲難耐的輕哼。
  “什么?”
  她轉過頭,看著他的臉。
  凌雄健凝視著那雙象貓一樣好奇的眼眸。他猛地勾住她的脖頸,將她拉到他的膝上,再次熱烈地吻住她。
  他圈住她,將她拉得更近,這個吻不象上一個那樣的忍耐,而是饑渴的、火熱的、占有的。他的一只手捧著她的臉,拇指壓迫著她張開嘴
,接受他的熱情。
  天啊,她的味道真好,他怎么也品嘗不夠。他的雙手撫摸她的背部,隨后下移捧住她的臀。他抱起她,將她緊貼在胸前,逼迫著她體會他
的亢奮。
  可兒終于意識到那個抵著她的堅硬是什么時,不由嚇壞了。她開始認真的掙扎起來。
  凌雄健松開她,看著她嫣紅的臉笑道:“怎么?嚇到了?”
  可兒羞澀地轉過頭去。凌雄健則趁勢撫摸著他向往已久的白嫩脖頸。
  “不用害怕。你不是說過我是不會故意傷害人的嗎?怎么?不相信你自己嗎?”
  他將她的長發撫過肩頭,手指描劃著她細瘦的肩胛骨。
  可兒搖搖頭。
  “我相信你不會故意傷害人。”
  凌雄健輕笑起來。
  “真不知道你是哪里來的這份自信。恐怕這個世上大多數人不會同意你的看法。”
  “別人的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怎么看。”想起那種種傳聞,可兒皺起眉,不禁為凌雄健打抱不平起來。沒有人會喜歡自己成為傳聞中
惡魔一樣的人物,一個為了國家流盡血汗的人更不該得到如此不公平的對待。
  凌雄健停住動作,一股意想不到的暖流刷過他的心頭。直到可兒轉過頭來,他才搖搖頭笑道:“我該謝謝你的這份信心。”的
  可兒敏感地察覺到他話語里暗藏的苦澀,便點點頭,肯定地又說了一遍。
  “我不認為你會故意傷害人。”
  一絲微笑在凌雄健的唇邊綻放。可兒驚奇地發現,那微笑瞬間柔和了他臉部嚴厲的線條,使得他看上去異常的年輕,而且英俊。
  “你幾歲?”她下意識地問道。
  “二十七。”
  可兒訝異地瞪大眼睛。
  “這么年輕?”
  凌雄健的微笑擴大了,“你以為我多大?”
  “其實……也不老啦……”可兒又紅了臉,低下頭去。
  他笑著俯下頭,親吻她的肩。
  “只是,肯定比二十七要老。”
  “才不是。”可兒反駁著,同時不自覺的偏過頭,將更大的空間讓給他。
  “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對我的信心,即使全世界都認為我是殘暴的。”
  他的吻慢慢向她的脖子游走而去。
  “你才不是。”
  可兒軟弱地應著,思緒又開始渙散開來。她努力掙扎著想要保持清醒。
  “是嗎?”
  凌雄健抬頭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去,出其不意地在她脖頸下那道誘人的鎖骨上輕咬了一下。
  “即使我這樣?”
  可兒倒吸一口氣。一股強烈的熱流突然從一個她從來不知道其存在的地方沖上她的胸腹,然后又刷過她的身體。她不由自主地輕顫起來。
  “或者這樣?”
  凌雄健不依不饒地沿著鎖骨一路又啃咬回她的肩上,再由她的肩啃咬至她那柔軟的耳垂。
  “亦或這樣?”
  他吸吮住她的耳垂,再也不肯放松。
  可兒聽到一聲細細的呻吟從自己的口中溢出。
  “你喜歡。”
  凌雄健濃濁的聲音在她耳邊誘人的回響著。
  “是的。”
  她無意識地回應著。
  “很好,我也喜歡。”
  凌雄健趁可兒分神之際,拂開早已被他解開衣帶的喜袍,手指渴望地輕觸上她滑膩的肌膚。
  可兒低吟著,無助地攀住他的肩,任由他的唇舌和手指在她身上點燃她不明了的火焰。
  凌雄健也應和地低吟著,靈巧的手指解開可兒最后一層衣物,雙手拂過她那瘦潤的肩頭,并且沿著身體兩側向上游走。
  可兒顫抖了一下。凌雄健敏銳地抬起頭,安慰道:“沒關系,是我。”說著,他的手掌罩住她一側的秀峰。
 凌雄健滿意地發現,她的胸部看上去也許并不很豐滿,摸上去卻手感很好,正好讓他盈盈一握。他不由地輕捏了一下。可兒驚跳起來,卻
被凌雄健一個翻身,順勢壓在了床上。
  凌雄健將可兒壓在身下,小心地調整好位置,笑咪咪地看著她。
  “現在,我們該進行第二步了,讓我熟悉你的身體。”
  他壓住她的肩,微微抬起身,細細地打量著她裸露的身體。
  她的身材出人意料的好。凌雄健注視著她小而堅挺的胸部,微微凹陷的腹部,纖細的腰肢,以及修長的腿,只覺得一陣血氣翻涌。她的肌
膚也正如他所想像的那樣晶瑩剔透,臉上那誘人的紅暈則一直彌漫到她的胸前。
  “真美。”他下低頭去……
  她的肌膚聞起來帶著一股茉莉花的清香,嘗起來又似乎有著嬰兒般的奶香……
  凌雄健曾經有過很多女人,卻從來沒有一個人能激起他如此的感覺,也從來沒有一個人讓他如此的想要疼惜。她是他的妻子,他決心讓兩
個人的第一次結合盡量的完美——不,必須是完美的。他對自己發誓。
  他能感覺到她在他的親吻下慢慢的融化,也能感覺到她那生澀的反應。而這反應更如火上澆油一般點燃他的熱情。
  然而,這一夜該是屬于她的。
  雖然他的雙手因迫切的欲望而顫抖不已,他仍然強迫自己放慢節奏。
  凌雄健拉下可兒不自覺攬上他脖頸的雙臂,起身吹熄蠟燭,脫掉身上剩余的衣物。黑暗中,可兒那雙眼睛象貓一樣閃閃發光。
  他重新回到她的身邊,不曾給她以遮掩和躲閃的機會,便用身體覆住她,又以雙臂微微支撐著自己,以免所有的體重都壓著她。
  當他的身軀碰觸到她的身體的那一剎,幾乎粉碎了他的自制力。這是他從來沒有過的美妙經驗。她的身體是如此的柔軟,他渴望再度親吻
她、撫摸過她的全身。他的心臟猛烈地沖擊著他的胸膛,以至于他不得不深呼吸,以保持冷靜。
  當他覆住她的那一刻,可兒緊張得差點兒暈過去。他結實、炙熱、碩大,似乎要整個吞噬掉她一般。當他的膝蓋分開她的腿,一條毛茸茸
的大腿擠進她兩腿之間時,她更是緊張得全身僵硬起來。
  時候到了,她對自己說,每個女人都要面臨這個時刻的,沒有什么好緊張的——可是,她真的很緊張。
  凌雄健嗤笑起來。“八百里之外都能聞到你緊張的味道。”
  黑暗中,可兒突然覺得自己大膽了起來。她嘟起嘴,“如果這是你的第一次,我不相信你會不緊張。”遲疑了一下,她又問道:“這……
不是你的第一次吧?”
  雖然看?br />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62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