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傳聞-第26部分

蘆葦蕩里避雨的野鴨、鴛鴦之類的水鳥紛紛飛逃開來。
  “我看看!”
  他劈手奪過圣旨。
  楚子良揉揉鼻子,無奈地看著他。
  “就知道你會是這個反應。如果不是我而是別人,你早就會因大不敬罪被抓起來了。”
  凌雄健瞪了他一眼,仔細地將圣旨看了又看,不禁罵了一句讓可兒不敢靠前的臟話。
  “怎么會這樣?誰的主意?”凌雄健瞇著雙眼,威脅地望著楚子良。
  “可別看著我。我聽說圣上要降這道旨,就突然有一種感覺,知道你小子有可能會做出什么傻事來,這才搶了這差事來的。要不是為了你
,我瘋了才在這梅雨天跑來江南。搞得我渾身骨頭酸疼,你倒不領情。”
  凌雄健只得忍耐著握握楚子良的手。
  “兄弟的情我領了。你一定知道什么消息的。”
  楚子良吊兒郎當地聳聳肩。
  “我猜這十有八九是太上皇的主意。現今滿京城都在謠傳,說玲蘭是跟你私奔了,即使只是為了維護皇家的顏面,圣上也只得如此辦了。
我相信這都是那個劉吉昌干的好事。聽玲蘭說,你被關起來的第二天他就急忙忙地回了京。只可惜我沒有碰到他。”他陰陰地加上一句。
  “該死。”凌雄健詛咒著,急躁地在涼亭中踱著步。“那,依你看,他們收回這個圣命的可能有多少?” 反對盜
版!
  楚子良望著他微微一笑。
  “怎么?你不打算接旨?我猜也沒人能逼你娶玲蘭。所以我才來的。我想,盡我能力勸一勸玲蘭。你再嚇一嚇她,讓她跑回京去主動要求
解除這樁婚事,應該是沒什么問題的。”
  “我不是指這個,我指……”凌雄健突然發現可兒搖搖晃晃地從槐樹后現身。望著她那副凄惶的表情,他知道,她都聽到了,心下不由一
沉。
  他忙迎了上去,默默地牽著她的手,將她帶進涼亭。
  可兒走進涼亭,一口屏住的呼吸這才緩緩地吐了出來。
  “我聽到了一點點。是不是讓你娶玲蘭?”她努力地深呼吸著,以控制住最近突然變得發達起來的淚腺。 反對盜
版!
  凌雄健沉默地點點頭。
  “如果你不從,那就是抗旨之罪?”
  “你不用擔心……”他抬起眼,目光炯炯地望著她。
  “能不擔心嗎?”可兒搖搖凌雄健的手,截住他的話。“難道你真要抗旨不成?”
  凌雄健固執地抿起唇。
  “牛不喝水強按頭也沒有用。即使頂著抗旨的罪,也別想讓我娶那丫頭。我只認你是我的妻子。”
  可兒焦急地握住他的手臂,死命的搖著。
  “別傻了,這是圣旨……”
  “我不管……”
  “你必須要管!這會要了你的命的!”
  楚子良來來回回地看著吵作一團的兩人,這才突然醒悟,原來剛才凌雄健問的不是能不能收回賜婚的旨意,而是指這個女人。
  “我不要你為了我去做那種冒險的事情!”可兒死命地搖著凌雄健的手臂。
  “我說過,這不僅僅是為了你!”凌雄健反手抓住可兒,惱火地反搖著她。“不管怎么說,我發過誓,絕不放棄你!即使是圣旨也沒用!

  他的雙眸緊緊鎖住她的眼眸,逼迫她認清這個事實。
  “可是……”
  “沒什么可是。你不是說過嗎?好歹我們都在一處……”
  此時,楚子良突然插了進來。他抓住凌雄健的手,制止他粗魯的動作。
  “嫂夫人快被你搖昏倒了。”
  凌雄健定睛一看,果然,可兒的臉色異常的蒼白。他忙一把摟住她。
  “別擔心,我說過的,我會保護你的。”
  “你有什么辦法能保護她?”楚子良忍不住道,“按律,你應該休了她。如果你不做,官家會來做。到時候,只怕將她送到官媒那里,她
會吃更多的苦頭。”
  “誰敢?!”凌雄健楞起眼,將可兒推到身后,“我決不允許別人傷害她!”
  楚子良驚訝地望著凌雄健。這是什么樣的一份情感?他不懂。在楚子良的眼中,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是值得他去認真對待。他一直相信凌雄
健對這女人只是一時的癡迷而已,現如今他卻表現出一副可以為了她上刀山下火海的架勢……
  他轉頭看著可兒——實在搞不懂這個瘦巴巴的小女人身上有什么魔力。
  “如果你抗旨不遵,連你自己都難保,又談什么保護她?”
  “我……”這句話讓凌雄健一下子噎住了。
  “依我看,如果你不想放棄她,只有先保住自己。”
  楚子良看看凌雄健那凝重的臉色,又道:“玲蘭雖然孩子氣重,卻也是個善良的孩子。我相信她不會容不下這……嫂夫人的存在。”的
  凌雄健凝視著可兒,自從受傷之后,他第一次流露出無助的神情,看得可兒幾乎要落淚。
  “我發過誓……”他緊緊的攥住可兒的手,喃喃地低語。
  
  * * *
  
  看到官船靠岸,玲蘭急忙迎了上去。
  “凌哥哥。”
  她推開眾侍女搶上船去,卻見船艙中只坐著楚子良一人。
  “咦?大哥哥,怎么只有你一人?凌哥哥呢?”
  楚子良疲憊地嘆了一口氣,將身上的披風又裹緊了些。雖然已到初夏,他仍然覺得這雨天的陰氣直逼骨髓。
  “玲蘭,來,坐。”他指了指身邊的座椅。
  玲蘭疑惑地探頭看了看船后,仍然沒有凌雄健的身影。
  “怎么?你沒有接凌哥哥上岸來?”
  楚子良打量著小表妹。他很想知道玲蘭對凌雄健的感情到底是怎樣的。是一時孩子氣的固執?還是象凌雄健對可兒那樣的、讓他難以理解
的癡情。
  “如果老凌他寧愿得個抗旨的死罪也不肯娶你,你怎么想?”
  玲蘭一呆。
  “不會的,他們都說凌哥哥其實是喜歡我的。他肯定是想娶我的。”
  楚子良將披風又裹緊了一些,不由暗恨那些教唆她的人。已經沒有時間再顧及到玲蘭的心情了,他實話實說道:“事實上,老凌從來沒有
喜歡過你。我想,甚至連象喜歡自己妹妹那樣的喜歡都沒有過。”
  玲蘭呆呆地望著他。
  “你的意思是說,他寧愿被殺頭也不肯娶我?”
  楚子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更加癱坐進舒適的座椅。他希望這是他在洛陽的家,那里有一把他最心愛的座椅——事實上,他更希望他不在
此地。眼前也沒有這些麻煩。他長嘆一聲。
  “你打算怎么辦?看著老凌死在你的手里?”
  玲蘭連忙搖了搖頭,“不可能的。凌哥哥不可能不要我的,都是那個女人不好,是那個女人占了凌哥哥的心!我要去找她算帳!”說著,
便要沖出船去。
  “坐下!”楚子良沉聲低喝道。“你還沒胡鬧夠嗎?如果不是你的胡鬧,老凌也不會走到目前這種危險的境地。難道你真的要看到凌雄健
死在你的手上才甘心?”
  “我……”
  從小,楚子良就沒有對玲蘭說過一句重話,如今卻這么的聲色嚴厲使玲蘭一時無法接受。她彎起嘴,眼中立刻冒出淚來。
  “你……他凌雄健不肯娶我,是他抗旨,關我什么事?!怎么叫我害死他的?大哥哥你不僅不幫我,還也跟著欺負我……哇……”的
  玲蘭狠命地跺著腳,一轉身,哭著跑出船艙。
  楚子良按著抽疼的額角,不禁對自己皺起眉頭。他知道事情被他搞砸了。他太操之過急。如果真的惹怒了玲蘭,令她一意孤行,到時候可
就真成了難解的棋局了——他突然想到,還沒有吩咐玲蘭不要把圣旨的事情告訴別人,便猛地站起身來。誰知一陣頭暈眼花,又無力地倒回圈
椅當中。
  他摸摸額頭,發現自己正在發燒,不由苦笑了起來——真是多舛的季節。
  
  玲蘭跑過船廳,正與老王撞作一團。
  “哎喲喂,又是你這個莽撞的小丫頭。這又是怎么啦?”老王撫著被踩疼的腳趾笑道。
  玲蘭一邊抹著淚,一邊將事情原委全部告訴了老王。老王聽到說圣旨廢了可兒的婚姻,不由站起身來。當聽到圣旨竟然替玲蘭與凌雄健指
婚時,不禁象可兒那樣跺起腳來。
  “你這丫頭,我一直以為你是個好心腸的伢子,怎么也學著那些王八蛋在背后搗鬼?”
  玲蘭被他罵得莫名其妙,不由傻乎乎地望著他。
  “我才不相信你是真的歡喜凌雄健那個石頭人呢,你是不是因為可兒不待見你,就是尋機報復,非要拆散他們啊?真沒想到你是這種壞心
腸的伢子,以后你也不要來找我了,我認不得這種壞蛋!”
  “什……什么?”玲蘭被罵得心頭火起,她也跳起來叉腰罵道:“我是堂堂的玲蘭郡主,哪一點不比那個女人強?偏偏瞎了你們狗眼的,
一個個都把那個女人當寶一樣。凌哥哥明明喜歡的是我,是她硬搶走了凌哥哥,怎么個個都來說我?”
  “哈!凌雄健哪只眼睛正面看過你?我打賭,你跟可兒同時掉進湖里,凌雄健肯定是救她不會救你!明明是你自己自作多情,還非要說是
凌雄健歡喜你!大家都看得到的,凌雄健歡喜可兒得不得了,你算是哪根蔥哪根蒜?看這兩口子多好啊,生生被你拆散了!真是損陰德!”說
著,老王“呸”了一聲,憤憤地走開,去向眾人宣布剛剛聽到的“噩耗”。
  玲蘭不禁氣結在那里。她環顧四周,發現竟然沒有一個人能讓她出氣,不禁狠狠地跺著腳,拿路邊的假山發泄了半天。
  凌雄健真的不喜歡她?
  她想起凌雄健面對她時那不耐煩的眼神,以及他那唯恐避之不及的行為,又委曲得號啕大哭起來。
  凌雄健真的不喜歡她。可是,為什么又有那么多人會附和她,說他喜歡她?還是,終究有人是看到凌雄健喜歡她的那一面的?一時間,她
也糊涂了。
第四十二章 重拾舊日夢想
  次日,可兒剛剛上岸,便被張三以及眾仆役團團圍住。在眾人七嘴八舌的詢問聲中,她只聽到了“圣旨”二字。
  可兒不由苦笑,消息傳得比野火還快。
  一夜之間,凌雄健竟象老了好多。可兒對他的感覺如同身受。凌雄健好不容易克服了因傷帶來的無力感,如今卻又發現自己無法固守做出
的承諾——偏偏他又是那種重視諾言勝過生命的鐵漢子。
  其實,生命中無奈的事情有很多,只是凌雄健很少遇上。而且,即使遇上,似乎也總能被他的固執給克制住。只是,這一回不同。
  這一回,事情沒有任何可以回轉的余地——就象是被圍困在孤城之中,而且知道不會有援兵到來——當被凌雄健摟在懷中,當他徹底地愛
著她時,可兒清晰地感覺到從凌雄健身上傳來的那股絕望之情。
  好容易天亮了,因為今天是發放月錢的日子……以及一個只有可兒才知道的原因,她必須到岸那邊去——凌雄健那不舍的目光使得她險些
兒就留了下來。
  她嘆了一口氣,抬起頭,毫不意外地在人群外圍看到了老夫人。
  老夫人坐在軟兜之中,神情比前些日子更顯憔悴。
  來到抱廈,尚未入座,老夫人便長嘆一聲。
  “就算我求你,離開他,放過他吧。難道你真想看到他死在你的手上?”
  可兒渾身一僵。她不想。可是,對于固執的凌雄健來說,她的讓步有用嗎?
  “您覺得,他會接受嗎?只怕就算我肯離開,他寧愿魚死網破也不肯放手。”
  “你……”
  可兒抬起眼,堅定地望著老太太。
  “不管老太太信不信,我是真心對將軍的。我早對將軍說過,即使為奴為婢我都沒有二話的,只是將軍不肯。昨夜我也想了一夜,如今之
計,只有讓將軍對我死了心才有可能。”
  “你……肯如此做?”
  可兒苦笑。
  “我不想,真的不想。只是……”她咬住顫抖的嘴唇,“我不要他有事。”
  她深吸一口氣,穩住情緒,繼續道:“將軍是個重諾之人。當初嫁給將軍時,我們曾經有約在先,若將軍另有婚媒,或府里不再需要我時
,他必須放手。如今……正是用到這一條的時候。”
  “你要怎么做?”
  可兒站起來,走到窗前。那雙曾經象貓一樣明亮的眼眸映在蒼白的小臉上,簡直象兩個空虛的洞岤。
  “這點老夫人就不要管了。我記得老夫人說過,要給我五百兩銀子,不知還能兌現不?”
  老夫人忙點頭道:“如果你做到了,我立刻付給你。”
  “還有……”可兒再次咬咬唇,“如果可以,請不要逼著將軍娶郡主。郡主還太年輕,將軍……和郡主的脾氣一樣,都是急的……如果他
們結婚,必是一場悲劇。我希望將軍的后半輩子幸福……”
  一滴淚落在可兒的手背之上,她茫然地望著那滴淚。
  “我知道老夫人也是為將軍好。只是,老夫人每次總是命令他……希望老夫人能學會了解他,不要逼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將軍的性子
是吃軟不吃硬……如果您硬逼他,他只會更向相反的方向去,而且還會全然不顧自身的安危……如果老夫人覺得有必要給將軍結一門好親,請
您……務必找一個溫柔的,不怕將軍臉色的……將軍的腿最好天天泡溫泉,最好有人替他按摩……將軍對他的腿很敏感,讓老鬼千萬不要因為
將軍吼人就不替他按摩……還有,注意將軍的臉色,他的傷發作時他是不會說的,如果看他臉上冒冷汗……對了,這一點老鬼知道……”的
  可兒咬住嘴唇,停止住不自覺的喋喋不休,自嘲地笑了笑。她用衣袖抹了抹被打濕的臉。
  “剛進府那會兒,我以為離開這府里我會很高興,結果……”
  她沉默了一會兒,又抬起頭誠懇地望著老太太。
  “將軍十分地愛您。只是你們倆的個性都太象了,誰也不肯向誰低頭。其實親人間有什么誰強誰弱的呢?不都是因為愛對方嗎?不過,老
夫人有一點做錯了。老話說:鞋舒服不舒服,只有腳知道。老夫人不應該以自己的觀點來看將軍。如果您真愛將軍,就該相信他,支持他,聽
他說說他的心里話。而不是一味要求將軍的服從……”
  看著老太太不豫的面色,她又自嘲地笑了笑。
  “算我多嘴吧。”
  她轉向老林。
  “老林總管來得正好,府里的事我基本都已經交待給了張三。雖然您是老總管,但他對這府里的實際情況了解更多。我希望你偶爾也聽聽
他的意見。張三對將軍的喜好了解得可能比您要多些……”
  
  當可兒走出抱廈時,太陽正突破云層,露出臉來。可兒仰起臉,享受著久違了的陽光。
  “可兒。”
  突然,老王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
  可兒睜開眼,只見老王、春喜、柳婆婆正站在她的身邊。
  “我們都聽到了。”春喜抹著淚道,“不管怎么說,姑娘去哪里我們就去哪里。”
  老王也道:“就是,我跟小春喜說過,我們干脆就去開家飯店好了。總比在這里看這些王八蛋的眼色好。”
  只有柳婆婆不贊同地皺眉望著可兒。她希望可兒能與凌雄健共同對抗到底。
  可兒搖搖頭,無力地笑道:“其實,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的膽有多小。我不想死,也不想要他死。只要活著,他總在那里。只要他總在那
里,那么……我就是幸福的。”
  她顫巍巍地笑著,那笑容象是一滴晶瑩剔透的水珠,在陽光下閃著易碎的光芒。
  
  可兒回到畫舫之上,揮手令船工開船。她坐在船舷邊,將臉埋進雙臂。
  就要結束了,一切都即將到達終點。
  此刻她只覺得全身酸疼,恨不能找個地方躺下,就此長眠不醒。
  就在畫舫即將離開碼頭的剎那,玲蘭不知從哪里鉆了出來,敏捷地跳上畫舫。
  畫舫悠悠地蕩了幾下。可兒抬起頭來,只見玲蘭氣勢洶洶地沖到她面前。
  “你給我站起來!”她怒吼道。
  可兒順服地站起來。
  “你憑什么說我太年輕?憑什么說我不能給凌哥哥下半輩子的幸福?”
  可兒揚起眉,原來她的話都被她聽到了。她疲憊地一笑,沒有心思再維持這虛假的平和,便不客氣地問道:“你為什么喜歡將軍?”的
  玲蘭一愣。她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你喜歡將軍哪一點?”
  這又是一個她從來沒有想過的問題。
  玲蘭猛地搖搖頭,“是我在問你問題,不是你問我!”
  “如果郡主能夠回答我的問題,那您的問題也就有答案了。”
  “什……什么?”玲蘭如墜五里迷霧。
  “喜歡一個人,必定有一種想讓他幸福的心情。郡主有嗎?”
  可兒轉頭看向小島。凌雄健就站在涼亭里等著她——等她去捅他一刀……想到這里,可兒心中不由一痛。她背轉身,不再看凌雄健。
  “如果愛一個人,你會寧愿自己去受傷,去受苦,也舍不得讓他受到一點點的傷害。郡主有這種感覺嗎?”
  “我……有!”玲蘭犟嘴回道。
  可兒微微一笑。
  “如果您有,就不會利用圣旨逼將軍就范了。”
  “我才沒有……”
  可兒搖搖頭,打斷玲蘭的話。
  “我看整個府里的人都巴結著郡主,怎么郡主就喜歡跟那個對您愛理不理的廚子老王說話呢?”
  “誰喜歡他?那個亂罵人的死老頭兒。”玲蘭氣呼呼地道。
  “如果我說錯了,還請郡主不要介意。”可兒自顧自地說道,“我猜,郡主自幼沒了父母,身邊的人又都對您唯唯喏喏,就算您做錯了什
么,他們也不敢指出來,更不敢讓您改正。其實您自己內心里也知道,他們這樣并不是對您好,只是畏懼您的權勢罷了。而老王大概是唯一一
個敢于指責您的人。我想,您大概也知道他指責的是對的,所以您才覺得他是真正對您好的人。”
  玲蘭張張嘴,本想反駁,突然又改了主意,點頭承認道:“是又怎么樣?”
  可兒又是一笑。
  “其實健也一樣。他是另一個敢于對郡主不假辭色的人。郡主大概也是因為覺得他是一心對您好的,所以才想要嫁給他,是嗎?”的
  玲蘭一下子愣在那里。她從來沒有這么想過。
  “老王和凌雄健兩人當中,您更喜歡誰?是那個喜歡陪你玩、逗你笑的老王,還是那個見你就皺眉的凌雄健?”
  當然是老王,雖然他昨天才罵過她。玲蘭撇著嘴,即使心里已經有些明白了,嘴上卻死也不肯承認。她冷哼一聲,轉頭看著小島。
  只見凌雄健早已不耐煩地站在涼亭前的石頭搭板上,等著他們到來。玲蘭注意到,他的眼睛始終注視著可兒,心中不由一陣妒恨。望著悠
悠的湖水,她突然想起昨天老王的話。
  “如果你跟可兒掉進同時湖里,凌雄健會先救哪一個?”
  如果她跟這個女人同時掉進湖里,凌雄健會救哪一個?
  玲蘭不懷好意地望著可兒。
  
  起先,凌雄健只是在刺眼的陽光下瞇著眼,辯認著與可兒在一起的人是誰。緊接著,就在他認出那是玲蘭的瞬間,卻見她抬手用力向可兒
推去。只聽“咚”地一聲,隨著水花四濺,可兒落進湖中。
  “可兒。”
  凌雄健發出一聲令人膽顫心驚的怒吼,連忙跳進水中。
  可兒不會游泳!
  
  那落水的巨響象一記重棰,狠狠地敲在玲蘭的耳際。眼見著可兒象一片羽毛般飄落進湖中,她不禁傻了眼。
  她傻乎乎地望著伸出的手,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真的將可兒推下了水。正在這時,從她的前方和身后分別傳來兩聲厲喝。
  “可兒!”
  “玲蘭!”
  她愣愣地看著凌雄健奮不顧身地跳進湖中,又傻傻地扭頭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后的官船。
  官船上,楚子良正一臉譴責地望著她。
  “不是我……”玲蘭嗚咽一聲,雙手捂住臉,蹲在艙中痛哭失聲。
  船工也回過神來,趕緊跳下水去尋找可兒。不一會兒,楚子良也趕到畫舫邊。
  他登上畫舫,令侍女將玲蘭扶過官船,然后俯在船邊焦急地盯著水面——如果可兒出了什么事,凌雄健一定不會放過玲蘭。
  此時凌雄健也已經游到出事地點,見船工兩手空空地浮出水面,心頭不由一沉。他忙深吸一口氣,一個猛子向下扎去。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官船上,玲蘭抱著雙臂坐在椅子里茫然地搖晃著身體,一邊失神地喃喃自語。
  楚子良惱怒地瞪了她一眼,不禁又恨又憐。此時他無心關懷這個被寵壞了的丫頭,最重要的是凌雄健夫婦平安無事。
  然而,時間一秒秒的過去,楚子良感覺似乎已經等了很久,水面仍然象鏡子一樣的平靜,不僅沒見到可兒的身影,連凌雄健也不知所蹤。
  聞訊趕來的人們也紛紛跳下水去,春喜更是急得抱著柳婆婆痛哭失聲。楚子良的腦海里突然跳出一個令他驚出一身冷汗的念頭:也許,這
正是他們追求的歸屬——永遠在一起。
第四十三章 水底世界
  當玲蘭的手觸及可兒肩頭時,可兒吃驚地倒吸一口氣,本能地向后倒退一步。
  然而她的身后就是畫舫低矮的護欄。護欄絆住她的腿,使她頓失平衡。可兒的手在空中狂亂地揮舞著,同時,一聲粗礪的嘶吼在遠處響起
。她還沒有來得及分辨出那是誰的聲音,下一刻,冰冷的湖水便包圍了她。
  湖水一下子便漫過了可兒的頭頂,她本能的屏住呼吸,閉上了雙眼。在一陣熟悉的“嗡”鳴之后,四周變得一片寂靜——這幾乎與她將頭
埋進溫泉池中的感覺一樣,除了水溫略涼之外。
  這熟悉的感覺使得可兒的驚慌稍稍得到一些緩解。她伸開手臂,本想象凌雄健所教的那樣踢動雙腿,讓自己浮上水面,卻發現那件薄棉長
裙吃飽了水后簡直象是一副鐐銬,牢牢地鎖住了她的雙腿,令她無法動彈。一陣慌亂重新爬上心頭,正當她再次驚慌失措之際,耳邊似乎響起
凌雄健的聲音。
  “堅持住!你不會有事,我不會讓你有事的!”
  可兒瞬間鎮定了下來。她強迫自己放松四肢睜開眼,只見眼前是一片通透的碧綠,陽光透過云層直直地照進湖中,那一縷縷光束象閃亮的
絲綢在她周圍輕曼地飛舞著。
  看著眼前奇妙的景色,可兒幾乎忘記了身處險境。突然間,一個念頭躍入她的腦際——如果就此長眠于這湖底,不就能永遠地留在凌雄健
的身邊了嗎?
  就在此時,光束突然劇烈地扭動起來。緊接著,凌雄健便出現在她的眼前。
  凌雄健以為可兒肯定正在水中掙扎著。可當他潛到可兒身邊時,卻發現她正靜靜地飄浮在水中,象一個好奇的孩子那樣,轉動著頭四處張
望。那長長的頭發在她臉龐四周飄動,使她看上去象是來自水底的精靈。
  他急速游到她的身后,手臂牢牢地扣住她的腰。就在他要將她托上水面時,可兒卻扯著他的手臂搖搖頭。她伸手撥過凌雄健的臉,讓他看
陽光照在水下的景色。
  凌雄健曾經無數次在水下嬉戲,卻從來沒有注意過陽光照在水面之下是什么樣子,這瑰麗的景色不禁讓他也看呆了。
  可兒深情地凝望著凌雄健。在這昏暗的水下世界,在這奇妙的光之舞中,就只有他和她倆個人存在——這正是她一直所期盼的,整個世界
里就只有他和她……如果就此死去,如果她的生命就停止在這一刻,那該是多么完美的結局。
  凌雄健低頭詢問地看著她。可兒撫摸著他的臉頰,目光中露出一絲期盼。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將她擁緊,依著她的意思懸停在水中,讓
她盡情欣賞著這光與水的舞蹈。
  然而,就跟可兒所有的期盼一樣,好景總是不能長久。沒多久,烏云便遮住了太陽,光線漸漸隱去。同時,遠遠近近有好幾條人影向他們
游來,打破了這可貴的兩人世界。可兒不由絕望地閉起雙眼。
  凌雄健見可兒似有支撐不住的模樣,便立刻踢動雙腿,將她帶出水面。
  楚子良伸手拉住可兒,將她拉上畫舫。凌雄健緊跟著也爬上船來。一上船,他立刻將她抱在懷中。
  初夏的水溫雖然涼,還不至于讓人受不了。但是剛剛離開水,再被沒有陽光的湖風一吹,可兒忍不住打起了寒顫。
  楚子良默默地脫掉身上的斗篷,遞給凌雄健。
  凌雄健忙用斗篷裹住可兒,連聲問道:“感覺怎么樣?還冷嗎?有沒有嗆水?”
  可兒緊閉雙眼搖搖頭,一句話也不說來,只聽任淚水和著湖水從她的臉頰上不斷滾落。
  “快開船。”
  楚子良指揮眾人將畫舫開回岸邊。凌雄健看著船行進的方向,不禁看了楚子良一眼——他曾經向他發誓,如果非要拆散他與可兒,他寧愿
一輩子自我囚禁在那個小島之上。
  楚子良道:“讓老鬼給嫂子看看。”
  凌雄健默默地點點頭,拿起斗篷的一角替可兒擦著潮濕的臉。直到這時他才發現,原來她在哭。
  “噓!沒事了。”凌雄健擁緊她,輕輕搖晃著她安慰著。
  而這安慰更象一把尖刀刺進可兒的心頭,她不由哽咽起來。
  凌雄健死命地擁緊她。
  “沒事了,我在這里,不用怕……”
  真的沒事了嗎?他能永遠在這里嗎?她怎能不怕。可兒揪緊凌雄健的衣襟,將臉埋進他的懷中抽噎得更兇了。
  
  船到碼頭,凌雄健不讓他人接過可兒,而是抱著她三步并作兩步地沖進偏殿。到了偏殿,即使是柳婆婆那頑固的目光也沒能讓凌雄健離開
她半步。
  可兒一邊任由柳婆婆和春喜七手八腳地替她脫去濕衣,一邊看著凌雄健顫聲道:“你……也濕……濕透了……快、快換下衣服,不……不
然腿又要疼了……”
  “我沒事。”凌雄健一邊幫柳婆婆按摩著可兒蒼白的四肢,一邊細細打量著她的臉。
  “不要!”可兒抽回手,命令春喜替凌雄健拿來干衣和毛巾,“你不換,就不要碰我!”
  凌雄健無奈,只得拿過毛巾和衣服走到衣架后換上。
  他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換好衣服出來時,可兒已經換好了衣服,躺在被子里。桃紅的被面下,只露出一點點她仍然潮濕的頭發。
  春喜將兩人的濕衣拿出房間,柳婆婆則將剛剛送來的姜湯倒進兩只碗中。見凌雄健出來,她指著一碗示意他喝掉,轉身拿起另一只碗。
  凌雄健阻止她,接過碗向可兒走去。
  “來,把姜湯喝了再睡。”
  他向可兒伸出手,卻突然發現,她正蜷縮成一團,在瑟瑟發抖。
  “怎么了?”
  他以為她還在害怕,便放下碗,俯身想要抱起她。
  可兒搖搖頭,咬住嘴唇努力不讓自己發出聲音。她的腹部突然如刀絞般疼痛起來,同時,一股熱流正順著她的腿際流出身體——她這是怎
么了?可兒慌亂地抱住自己,這種疼不象是過去的舊疾。甚至比那還疼。她終于忍不住尖叫出聲。
  
  當郎中趕到時,已經什么都做不了了。一個還尚未為人所知的孩子就這么與他的父母擦肩而過。
  送走郎中,凌雄健惡狠狠地揪起楚子良的衣領。
  “玲蘭呢?”
  “我讓人送她回京了。”他知道,這一回玲蘭的禍可真是闖大了,如果繼續留在揚州,難免不會被凌雄健碎尸萬段。
  凌雄健悲憤地推開他。
  “好好好,算是我上輩子欠了這小丫頭的……”
  看著凌雄健那血紅的眼睛,楚子良暗暗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你傷心,只怕嫂子比你更難受……”
  可兒!凌雄健忙甩開楚子良,轉身走回偏殿。
  偏殿中,可兒木然地躺在床上。春喜和柳婆婆靜靜地守在她的身邊。
  “可兒。”凌雄健走到床邊,握緊她的手。“你感覺怎么樣?還疼嗎?”
  可兒直直地瞪視著紅綾帳上繡著的一朵梅花。
  孩子。她凄然一笑,一個來得無聲無息,走得也無聲無息的孩子。只是,既如此,他又何必要來?而且,是在這個時候……的
  她閉上酸澀的眼眸。
  “可兒?”凌雄健握緊她的手,“看著我,可兒。”
  可兒睜開眼,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顯得呆板而空洞。
  “你不會有事的。郎中說了,是孩子太小……。沒關系的,不要傷心,還有將來……。”
  不會再有將來了。可兒任由眼淚滑出眼眶。只有她知道,她與凌雄健不會再有將來了,她也不可能再有凌雄健的孩子了——想到這里,她
不禁痛斷肝腸。
  她轉身面向床里,將一腔悲怨全都傾瀉在枕上。
  “噓,不要哭,你現在要保重自己才是。”
  凌雄健撫摸著她的頭發,伸手替她抹著淚。
  可兒躲開他的手,自己狠擦了一下眼淚道:“當初你答應過我,如果這府里不再需要我了,我隨時可以離開。現在正是時候。”
  凌雄健不由一愣。
  “你說什么?”
  “我說,我要離開這府里。我要離開你。”可兒將滿腔的憤怒和委屈全都轉化為動力,轉身惡狠狠地瞪著凌雄健。
  凌雄健不由收回手。
  “你再說一遍。”
  他瞇起眼眸。
  “不用威脅我,我受夠了!我只是一介平民,斗不過你們貴族老爺。”可兒不顧身體的不適,坐起來。“如果你真心為我好,求求你,放
過我吧,讓我走。”
  凌雄健不禁愕然。他連忙扶可兒躺下。
  “你躺下說話,當心弄疼自己。”
  ?br />免費電子書下載WWW.Shubao2.com

Readme:第九書包網www.iabbop.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724
七星彩近30期的走势图